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资讯 秦洛离南宫浔鸿雁在云鱼在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秦洛离南宫浔鸿雁在云鱼在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时间:2019-04-10 13:26:28编辑:傲晴

《鸿雁在云鱼在水》男女主角为秦洛离南宫浔,由萧心然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武侠小说,目前正在奇热联盟连载。全文讲述了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9章 拨云见日(四) 免费试读

似乎听见了马蹄声及脚步声,前面那神秘的大胡子男转过神来,身上穿着的还是那种看着有些怪异的皮毛衣服,乍一看间似乎又沧桑了不少。只见他明亮地双眸静静地扫过眼前众人,最终停留在了被捆着的那两个暴徒身上。

“怎么又是你们!”倒是那大汉先开了口,随后便自顾自将手中的酒酣畅地倒了下来。

南宫浔挣扎着也要下马来,手中的绳子便就这样顺意掉了下来,两个被捆着的人恐惧地望着那凶狠的大汉,见到绳子掉下来机不可失,转过身去就要逃跑。

“想跑!”刚下马的南宫浔转过身去就要制止,只可惜她的腿现在还走不了路,要不是萧辰南及时扶住了她,险些就摔倒在地了。

那大汉的身形虽高大,但是轻功却如疾风掠过,一下便将那两准备逃跑的人撂倒,扔掉手中的酒瓶,随意的拍了拍手中的灰,对着两个吓得惊慌失措的人威喝道:“要是在跑一次,我就挑断你们脚筋!”

在那大汉的一声恐吓下,两人顿时面色发青,大气都不敢出。

“这位大叔,多谢相助!”南宫浔揉着腿,继而对着眼前的人抱拳相谢。

“大叔?”身材高大的男子左看看右看看,确定了他四周没有别人,这才不可思议指着自己的脸地对南宫浔道:“......你叫我大叔!!!”语气中明显透着一股怒意。

“浔儿,不可无理!”萧辰南目色一沉。

南宫浔仔细地瞧着这个人,他的穿着打扮之间皆透着一股股的怪异,而且这满脸的虬髯胡子似乎多少年未曾剃过,怎么看都像是个大叔啊!难道这个人仅仅是看起来沧桑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南宫浔眼珠子转了转不再说话。

那大汉抱着肩,望着南宫浔清透的眸子,摸着胡子自言自语道:“我有这么老吗?”

“嗯......当然不是!”南宫浔吐了吐舌头,像是故意想跟他开玩笑一样:“谁叫你神神秘秘地不告诉我们名字,当然只能管你叫大叔了!”

那大汉眉色如墨,鼻若悬胆,虽然一脸胡子看着分外沧桑,但是眼中却英气逼人,幽深的眼就这样静静停留在了她的脸上,思索了片刻道:“呃......名字嘛!我叫......北风!”

“北,风?”南宫浔盯着他的眼瞧了半晌,也看不出所以然,只是感觉:怎么这个人不仅长的奇怪,连名字都是这般怪异?

萧辰南的神色寂冷如月,淡漠地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

北风看着南宫浔一瘸一拐的脚,思量了一番,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瓷瓶给她:“这个是落英谷的一位前辈送的,对于治疗跌打损伤效果很好,试试吧!”

南宫浔接过小瓷瓶嗅了嗅,一股淡淡的药草香味弥漫开来,她转过身去坐下来,将袜子撩起露出了红肿的脚踝,抹了点北风给的药水,感觉腿部麻麻的竟然一点也不痛了。她站起来时候还不怎么能走路,但是痛已经渐渐消散。

她将小瓷瓶还给了北风,感激道:“真的好多了!多谢了,大叔!”

“还叫我大叔!”北风一听这俩字,怒意不减,然而对于这丫头,倒是无可奈何。

可是下一刻,他的目光却突然留在了萧辰南的身上。只见萧辰南穿着一身绣着暗纹的竹青色外衫,面貌倒是俊雅清逸,只是目光中似乎带有着一种深深的戒备,一种说不出的冰凉气息从他眉梢散出,似乎无法让人靠近一样。

南宫浔朝她吐了吐舌头,心中念及他的恩情,感激道:“你要去哪里呢?”

那个大胡子神秘男眉头微微皱起,对于他而言去哪里这种问题,又能如何回答?只见他黯然道:“我想去洛阳寻一个故人,只是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世?”

“你也要去洛阳?”难道这般巧合,善良的南宫浔怀着一股悲天悯人的情怀,对他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要是不介意的话,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呗!辰南哥哥,你说是吧!”她转过头去,希望萧辰南也能够答应让他一起。

萧辰南倒是没有答话,目光静静停留在这个神秘男子的身上——他的这身打扮,还有这种让人看不透的眼神,都让他有种说不自在的感觉。

从一开始,他就对这个神秘地男子,有种深深地戒备。

“看来这位兄台为难啊!哈哈......我还是先行一步好了!”北风看着萧辰南冷冷的神色,似乎也能够猜到些什么。但是他并未没有在意多少,倒是豪爽地大笑了起来,对着二人挥了挥手便准备离开了。

“辰南哥哥,你就答应了吧!”眼见着北风就要走了,南宫浔扯着萧辰南的袖子求道。虽然萧辰南心中有尚有不安,但是被她缠的实在是无可奈何,只得点点头。

南宫浔欢心地跑过去,大喊道:“大叔,辰南哥哥答应了!我们一起走啊!”

北风回过头来看着南宫浔灿烂的笑容,又看了看萧辰南冰凉的眼神,还是准备想要离开这里,自己再是无处可去,也不能成为他们中多余的人吧!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南宫浔一瘸一拐走来,是真心想要挽留他——两人都受了伤,希望他能够帮忙押送这两个人。

北风犹豫了片刻,随后还是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也许是畏惧刚才北风说的那句话,跟在后面的人明显安静多了,只是耸着脑袋默默地跟着他们走着。一路上萧辰南还是非常沉默,只有南宫浔和这个叫做北风的人很投缘,从极北雪原到塞外沙漠,听他说了很多有意思的事,这些地方可是她从小就有的梦想呢!

此外,她还知道了北风原来是地地道道的中原人,但是小时候因为要拜师学艺,所以就跟着师父远走他乡。如今回到这里只是寻回自己的亲人,无奈已经物是人非,曾经的家园也变得一片荒芜,所以就在外孤身漂泊至今。

本来就没有多远的路,聊着天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那个人们口中的“聚贤村”。

刚到村子口就被巡逻的义军给拦了下来,待他们说明来意之后,那些巡逻的义军便将他们当作上宾一样招待着。以免日后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北风提出了想见一见他们的首领,一个年轻的弟子跑过去说要汇报了下。

几人便在简朴的屋子里喝茶等候着,传说这义军的首领似乎有神相助一般。义军刚成立没有多长时间,但是却又有无数的村民想要加入,短短几月就已经攻占了歙县一带,为民***,朝廷也无可奈何。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得民心者,得天下。

没过一会儿,刚才那个走出去禀报的弟子便回来了,告诉他们首领已经在流月台附近等他们。三人一番道谢,便连忙赶往那个义军首领所在的地方。

这流月台便是在这聚贤村的后山边,清清的流水蜿蜒直下,红色的枫叶随着风翩翩飞舞着,宛然一副人间仙境。而在那流月台上则站着一个高大的背影,那个男子一身玄墨色长衫负手而立,背影一眼望去如苍松劲柏,一种威严而庄重的气息缓缓散出。

听见后面的一串脚步声传来,那个男子转过身来,大家这才看清他的容貌,却是才三十多岁的男子,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不凡的气息,瞬息万变的眼眸间似乎有种运筹帷幄之势,“你们来了!”义军首领傅正声对着缓步走来的三人,点头致意道。

南宫浔悄悄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原以为能够这么厉害的人,不说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也应该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了,谁知道竟然还是这么年轻。

“今日能有幸能够见到傅领主,实在是晚生之幸。”萧辰南对着傅正声,抱拳有礼道。

义军首领傅正声摇了摇头,对几人谦虚道:“这长江后浪推前浪,江湖上人才辈出,你们这几位少侠仗义相助,倒是让傅某感激不尽啊!”

“我们几个来见傅领主,是有一事向告!”北风走上前来,直接挑明了话题。

“噢?”傅正声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赋税连连的灾荒之年民不聊生,接济灾民这等好事也算是赤心一片,倒是傅领主的一片好意千万不要为人所用了!一路走来,暴民假借义军之名抢夺百姓,干尽烧杀掠劫之事,想必傅领主定有所耳闻吧!故此还请傅领主稍加整顿,以免再次出现类似事件,毁了义军的一片英名!”北风目光如炬,慷慨激词。

傅正声的面色变得更加严肃,他对着几人叹息道:“兄弟说的不错,这件事是我的疏忽。真没想到,我义军仗义在外居然才存在此等鼠辈,稍后定加整顿!”说着他便对着三人抱拳相谢道:“多谢三位提醒,傅某定不负民众,不负苍天!”

这动荡不安的社会,能有这样胸怀天下的人,实在是少见呢!听的这一番豪情壮志之言,三人对傅正声的远大抱负,能屈能伸,无不佩服的五体投地。

告别了义军的首领,南宫浔等几人便又踏上了新的路途。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