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资讯 林芬子熠全文免费无弹窗 最后一位阎差章节试读

林芬子熠全文免费无弹窗 最后一位阎差章节试读

时间:2020-03-26 19:56:31编辑:依珊

近日风靡网络的小说《最后一位阎差》主要是描写林芬子熠之间一系列的故事,大神作者默默金荣通过对二人感情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林芬命运坎坷,她红颜薄命,她恨天不公,她怨地薄情,她是黑白无常的朋友,她是阎王的座上宾。 三十年前,她勤扒苦做,任劳任怨,为求生存吃尽苦头,可生活仍然悲苦不断,人生无望。 三十年后,她脱胎换骨。她的容颜愈加迷人,她的事业如日中天,她的爱情如鱼得水,她的钱财多如牛毛,她的爱情生死相随,阎王为她在地狱盖了别墅,天堂的人争相打通各种关节把户口迁到了地狱。 她掌管人间生死,在人间和地狱来去自如。 她?是人是鬼?是神是妖?

《最后一位阎差》 第17章 开天眼 免费试读

林芬回到家时,吴天正坐在客厅发呆。见林芬回来,他有些讶异。

看她轻车熟路,看来真的是林芬。

“你吃饭了没有?”吴天问。

“不想吃,太热。”林芬懒洋洋答。

可能是魂魄一下子消耗了太多血的原因,又忙碌了一天,林芬有些累,头也有些发晕。

去卫生间洗了澡,穿了一件吊带睡裙出来,玲珑的娇躯在宽大的睡衣里如莲般绽放着生机,一对峰峦挑起睡衣,勾起人无限遐想。

林芬的头刚挨上枕头,吴天便扑上来了,不由分说,舌头就缠上了她的唇,一双手也不老实。

林芬扭了两下腰肢,扭不动,又去推吴天,却软绵绵的使不出劲来。

“你别这样,我好累。”林芬娇弱地说。

“你都好几天不在家了,都说小别胜新婚,再说你又整得这么漂亮回来,我哪里能不这样。”吴天压着她,十分缠绵地说。

林芬极力地抗拒。她在想,如果她不借柳倩的肉身回来,那吴天会不会这么热情。

“你怎么会突然想到去整形?真的不一样了,能做成这样花了多少钱?”吴天已经扒光了自己,欲火难耐。

林芬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半丝***,尽管是在黑暗中,吴天光光的身体仍是令她十分反感,特别是他的手还不老实,这让她更加反感。

以前曾无数次目睹他没穿衣服的样子,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

此时的思想,是柳倩的,还是她林芬自己的?

真是头疼。早知道回人间来要面对这么多问题,真的愿意不回来。

白天,要面对许多熟人无休止的追问,还要忍受许多无聊女人的摸摸捏捏。她清楚地看到许多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嫉妒和艳羡,极少有欣赏。

此刻,她才知道,原来这些都还不是最难忍受的。

她的手和吴天的手相互较量,你来我挡,像打太极似的。

越是这样,林芬越是拒绝,越是反感。

越是这样,吴天越是亢奋,越是用力。

林芬很茫然。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呢?不是一直很爱吴天的吗?

做鬼的时候,都还极力挑逗他,希望他能融化自己呢?

又想起进地宫前,黑白无常在窗户外说的话来:“他都不爱你了。”

想起阎王说:“一生中能够有那么一个人,让你的生活瞬间面目全非,并看到不一样的自己,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林芬忽然无限难过,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波浪,那些波浪一层层漫过她的心,化作泪水汹涌而下。

吴天见林芬突然哭了,一时不知所措。

拿过枕头盖住脸,头却硌在一个硬物上。

伸手一摸,是个小金属类的东西。

不觉十分诧异。除了被子,林芬从来不放别的任何东西到床上。

她将那个东西捏在手里,细细感受了一下。

如果没有猜错,那是一只耳环。

林芬从来不戴耳环。

那么,枕头下面的耳环,是谁的?同时,这只耳环又说明了什么?

林芬的头更昏,心底的厌恶感更甚。

“你怎么了,林芬?你还是林芬吗?”吴天语气里显得茫然无措。

虽然,自己对林芬这份突然的热情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但是林芬的表现更让他讶异。

之前的林芬从来不这样。

虽然,她从来不主动,但是也从来没有拒绝过。

况且,在她离家出走前,吴天明显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渴望。

这次出门一个星期,按道理,她不是应该很需要他的么?

可事情恰恰相反,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外面有人了???

这样一想,吴天心里酸溜溜的。

突然,林芬的手指攀上了他的手指。

他心里一动。看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点燃她了,她终于有反应了。

吴天赶紧用力地回握住林芬的手。林芬却用力挣开,放了一个什么东西在他手心。

“这是什么?”吴天问了一句。黑暗中抓起来,摸了摸,脑子立刻轰地一下炸开了。

这是张蜜的耳环。

还是他亲手从她的耳垂上取下来的。

好几次,也是在这张床上,他和张蜜,极尽缠绵,如鱼得水。

就在昨晚,他和张蜜折腾到半夜,吴天还怕张蜜哼哼唧唧的声音惊到隔壁房间的吴蓝,把张蜜捂得差点窒息。

早晨,他催促张蜜走时,还特意检查了床铺的,没想到,还是漏掉了一只耳环。

吴天的反应,像一把钉锤锤在林芬的身上。

她的头炸裂般地疼。心头猛然涌起一股恶心。

她跌跌撞撞地冲到卫生间干呕起来。再次洗了澡。

她没有再回到主卧房,而是打开女儿吴蓝的房间,在她身边躺下。

五岁半的吴蓝很可爱,睡觉都露着甜美的笑,粉嘟嘟的脸满满的都是幸福。

对女儿吴蓝的爱并没有丝毫的减少,可是为什么,对于吴天的感情,却是那么的淡薄呢?

她曾经也是那么爱他的呀?

如果没有耳环,会不会有这种恶心的感觉?

真是头疼。林芬烦躁地摇摇头,在一种极其混乱的思绪里沉沉睡去了。

梦至半酣,突觉有人轻轻推她。睁开眼时,竟是黑白无常,一时惊骇不已,大呼道:“我怎么又死了!怎么又死了!”

“嘘……嘘……嘘……”恍惚间,有人拼命地发出嘘声。

林芬把头从指缝间抬起来,看到黑无常站在床边,做着禁声的手势。

见她安静下来,示意她去楼下。

刚到楼下,林芬急迫地问道:“你们怎么又来了?我又因为什么突然死了?”

黑无常说:“这次你能见到我们不是因为你死了,而是因为你现在是半人半鬼,天眼开着,所以既能看见人,也能看见鬼。”

“啊!我现在开了天眼?天眼是什么?”林芬再次惊诧。

“嗯。”

“天眼也称阴阳眼,借尸还魂的人天眼都会自动打开。开了天眼,你就能看见三界的事物,像土地神,灶王爷,吊死鬼,落水鬼以及一些孤魂野鬼等你都能看见。人间也有许多天生异秉,开着天眼的人。”黑无常说。

林芬一颗心这才落回了肚子里。

白无常抖擞着身上的衣服说:“林芬你看,我们穿着你买的新衣。”

由于对死亡的恐惧,林芬还没注意黑白无常的行头,这时定睛看,发现黑白无常两人均着一黑一白李宁休闲套装,耐克运动鞋,看上去十分帅气。林芬笑说:“这才不错嘛,做鬼也要与时俱进嘛,你们那口袋似的长袍,赶紧给我扔掉。”

黑白无常拉着林芬走到窗边,朝楼下一看,阎王和判官正坐在法拉利里朝她们招手呢!

一行三鬼下楼来,上了车,黑无常把车开得飞快,林芬只听得耳边呼呼的风声,疾闪而过的背景。

阎王换上了西装,打着领带,显得领导范十足,判官穿的是中式对襟唐装,很符合他的工作性质。

“林芬,寄给我们的东西都都收到啦!我真是太高兴了!做了几百年的阎差了,我还是头一次这么畅快!”阎王由衷地感慨。

“不用谢!小事一桩。”林芬看大家这么高兴,也被感染了,情绪高涨起来。

“那你目前有什么计划没?”林芬问阎王。

“暂时还没有。”阎王答。

“这个可得赶紧规划,你们可不能靠那二十个亿坐吃山空,要想办法搞活经济,振兴地狱。”林芬说。

阎王用力点点头。他做梦都想振兴地狱,扬眉吐气,每年的三界代表大会,三界运动会好像是铁板钉钉似的嵌在天堂和魔域了,从来不考虑他地狱。唉,有什么办法,人家有的是钱,环境好,资源丰富,哪像我地狱,阴森惨淡,鬼们瘦叭拉叽,稍微有点关系的全都移民天堂或魔域了。

鸡鸣声响起时,阎王一行辞别林芬回去了。临走时他们交换了手机号码。想到自己寄给他们的东西都这么快就派上用场,林芬十分高兴,她决定大肆投资地狱,助阎王一把。

最后一位阎差

最后一位阎差

作者:默默金荣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林芬命运坎坷,她红颜薄命,她恨天不公,她怨地薄情,她是黑白无常的朋友,她是阎王的座上宾。三十年前,她勤扒苦做,任劳任怨,为求生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