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资讯 妖孽狂妃乔允珊轩辕翔全文阅读(完整版)

妖孽狂妃乔允珊轩辕翔全文阅读(完整版)

时间:2020-03-26 19:52:16编辑:曼文

经典美文《妖孽狂妃》是来自作者齐奇最新创作的穿越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乔允珊轩辕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乔允珊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穿越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古时,从一个平平凡凡的医学研究生,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一个身份尊贵无比的九王爷的妃子!但是她却失忆了,除了那个陪在自己身边一口一个小姐叫着她的月儿,其它的所有人,再没有她所认识的了。对于皇权无上的古代,来自现代的她可能随时都会引来杀身之祸,不过庆幸,这个九王爷还是喜欢她的……"

《妖孽狂妃》 第19章 毒药 免费试读

她将让那个将她的爱践踏在脚下的轩辕翔明白,没有她,他将失去所有,所有的一切!她会将他贬为最低践的贱奴,送他进杂役局做最低贱最劳苦的贱奴,一辈子都生活在无边无际的暗无天日之中,这些,都是他应得的!

于是,她放出了手段,先后在暗中促成了他的四桩大婚,却又找了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他迎娶的过程之中向要做他王妃的女子下了毒,那是一种无色无味,直到半夜时分才会发作的剧毒,在白日里却是一丝一毫的迹象也无,这种毒发作起来很是突然,让人来不及采取任何的措施,甚至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中毒的人就已经猝然死去了。

而那种毒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在于中了毒的人在毒发死去后,死状却让人查不出是中毒而死。

前面的四个女子都已经在她的精心安排之下,跟轩辕翔拜了堂成了亲,在洞房花烛夜里,殒命在他的面前。她还适时的放出流言,说是这四个王妃全都是在半夜时分被发了病的轩辕翔给掐死的,反正流言总是会传得飞快,比什么话都传得更远更成功,就连皇帝那里,也已经有了风闻。

她渐渐的有了收获的快感,事情一步步的按着她的希望与安排在发展着,可是,就在这第五个女子的身上,竟然会出了这样诡异的例外。怎么,还会有人在死了以后又重新活了过来?这不符合常理,不,一定是哪里弄差了。

“不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盈秀,你快去查查,是不是找的那两个下毒的人出了差错,是毒药下错了,还是量不够?”景宁忽的握住了盈秀的手,对于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还是不能接受。

“主子,奴婢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了,应该是不可能的,这一来,乔府上的那两个人是真真的恨透了那个乔允珊的,乔家只有两位小姐,另有一位小少爷才只四五岁,还不足为患,而乔正天却向来偏心大小姐乔允珊,对三夫人如意和二小姐以菲却相当的不眷顾,同样都是小姐,在府中的地位与境遇却是天差地别。

除去了那个乔允珊,乔府上就只剩下一位小姐了,那对她们母女只有百利而无一害,她们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二来,主子您想,那乔允珊明明都已经死过去好几天了,九王府里正为她办都会丧事呢,那是不会有假的,若是毒下的不对或是不够,又怎么能死那么久呢?偏偏,过了这么多天,她竟然又活了过来!

奴婢听说,当时还是府里头的两个守夜的丫头被唬着了,让那个崔总管和于六儿一起去看了,还叫上了法静一起去的呢。”盈秀说着,又是一缩身子。

“那是怎么回事?”景宁怒瞪着盈秀:“难不成就她的命大命硬?还是老天爷就是要厚待着她,让她中了毒死透了再活过来,好快快活活称心如意的做他的九王妃?”

“主子,她再硬再大的命,老天再厚待她,都错不过主子的意思,主子想要她活,她就活,主子不想让她活,她就是再活过来一次,也照样儿还得去见阎王!”

盈秀如何看不出来自己主子的意思,是的,一次死了再活过来是她命大,可架不住有人不让她活下去,那她又怎么会继续好好儿的活下去呢?谁让,她占着的,是那个九王妃的位子呢?

“你下去看看,这次不行,那就再来一次,我就不信她的命还真的硬的死不了!”景宁反手拍在了椅背上,太过用力,疼得忙又抬了手揉着。

“是,奴婢明白,这就下去准备,过不了两天,她还得到阎王爷那儿报道去!”盈秀谄媚的一笑,躬了身子等着景宁发话。主子一般都会在这种时候赞赏几句的,再或者,还会打点赏什么的。

“嗯,下去吧,这件事儿先不要跟四王爷提起,他若是问起来,就说我自会处理,让他不要插手。”景宁自顾回手,拿了一杯茶喝了两口,见盈秀站在旁边还没有动,皱眉道:“怎么还在这里?下去吧,这次把事情给我办好了,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盈秀唯唯的退了下去,景宁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顿:“唯利是图的奴才!把事情办得这个样了,还想着得好处?”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盈秀步子一缓,继续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闷坐了一会儿,景宁蓦然的起了身扬声向着窗外唤了一声:“剪春!去春姬那边叫一下四王爷,就是我不舒服,睡不着!”

“是!”窗外的剪春应了一声,快步而去。

“哼!跟我抢男人,哪个都不行!”景宁缓缓的起了身,拂一拂艳红薄纱衣的飘带,慢慢的扭着柔软窈窕的纤细腰肢,回了自己的卧房。

卧房里也是一片艳艳的红,血一样的鲜艳,而又妖娆万分。她喜欢这样鲜艳耀眼的颜色,这样的颜色让她在感官上有着畅快的淋漓之感,也让她时时的记得自己的鲜血里面奔涌的仇恨与抱负。

她的终极目标,是那高高在上的金光闪耀的凤冠,是那万人叩仰的母仪天下的尊贵,她知道,要走到这一步的过程中需要有无数的人付出鲜血,付出生命,可是她不在乎,那都是别人的鲜血别人的生命,在她看来,这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那都只是她们自己的宿命,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她要的,就必须要得到。

四王爷,她现在的这个丈夫,草包一个,酒色之徒一个,可是就因为他是皇帝的儿子,便有了这尊荣的身份,有了这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也有了她这样高贵而集美貌与智慧于一体的女人,所以,谁也没有什么好多抱怨的。

只要她景宁得了她最想要得到的,那么,一切就都不再是问题了。四王爷又怎么样?她的丈夫又怎么样?谁就说女人就不能比男人强大呢?皇后,或许,也可以是凌驾在皇帝之上呢?

她嫁的委曲,但却并不代表她这一生一世都要受这份委曲。她要用自己的成功与权利来洗净今日的这份委曲,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而她的这一步一点走得一直都很顺利,现在在那个叫乔允珊的女子身上却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意外,她当然不会眼睁睁的坐视接受。

没有人,能够从她的手上夺走她的东西,哪怕是她不想要的,乔允珊不能,春姬不能,谁,都不能。

她在等着,等着她那个今晚睡在了别的女人床上的丈夫,那个草包一样的酒色之徒,她知道只要剪春去了,不消得过多久,他就一定会老老实实的跑回来,哪怕,此刻他正在春姬的床上颠鸾倒凤,哪怕此刻春姬梨花带雨哭得再伤心再乞求,他都会回来。即便,她并不爱他,甚至,她心里是厌恶着他的。

她就是要这样的效果,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她突然不想让他在春姬的床上,也只是因为,她想让那个处处都想跟她一争高下的春姬眼睁睁的看着轩辕风离开她的房间,一个人在恨与嫉妒中度过这剩下的漫漫长夜。

不然,一个人在恨与嫉妒中度过这剩下的漫漫长夜的,就将是她,景宁。

她的苦,别的人必得要再苦上十分,二十分,或者更多,才能稍稍的解了她受到的那份苦,而她,是景宁,所以那些别的人,就必须要受上那些几十倍的苦来陪她。

九王府里,乔允珊忽然就从寂寂宁静的长夜里醒了过来。四周黑黑的,因了今晚月儿在这里陪着她,所以外屋并没有守夜的丫头,满屋子里只有漏进来的那一点点淡白的月光,如水般泻在了窗棂上。

这种古代所特有的木质的窗棂,在她以前的那二十几年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那些水泥钢筋的笼子一样的楼房,那些铝合金等等金属制造的窗子,早已取代了这雕花镂空的窗棂。乔允珊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很适合生活在这个古代,这些古朴的东西,她向来都很喜爱。

她不喜欢那些钢筋水泥,也不喜欢那些冰冷的器物,而这木质的,古雅的,却让她能感受到一种温度。

自己是为了什么醒了过来了呢?乔允珊看了一会儿窗棂,心里纳闷道。明明不是很累才睡过去的吗?难不成这么个天将明未明的后半夜,自己就这么失眠了?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候?

翻了个身,看看身边月儿正睡得相当香甜,似乎还在做着什么美梦,有些模糊的面庞上能看得出还正在微笑着,格外的可爱。

“是这里?”忽然,一个低低的声音在窗下响了起来。

乔允珊本来正在端详着月儿的睡相,这个时候听到了,心下不由得一惊。要知道,这个时辰可是凌晨四点左右,没有下人起得这么早,守卫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换岗,再说了,有哪个下人或者守卫平白无故的敢跑到王妃的窗子下面说话?可是她刚才已经把身子转向了里面,当然不能再马上回去身子去看看是什么人在那里,除了干着急,乔允珊就只能老实的躺在那里竖着耳朵听了。

“没错,就住在这里,白天我已经来过好几次了,里面就是卧床了,这么个时辰,只怕睡得正香着呢!”另一个声音说完,还低低的笑了几声。

“你小声点!仔细弄醒了她!”

乔允珊这回听清楚了,来人此刻应该就在窗外的墙下,而且还是两个女的,先说话的一个年纪听起来不会很大,能有三十几岁的样子,而第二个则更小一些,似乎能很方便的进入这屋子里,那算起来,应该差不多就是这九王府里的丫头了。而且,更可能就是服侍过她的那些丫头们其中的一个。

只可惜乔允珊这个时候却听不出来到底是不是,她对这九王府也并不熟,才醒过来一天的时间,身边的丫头们她除了月儿秋儿和芯儿,其余的她连她们长得什么样子还真的是没有注意过,那就更不用说让她凭着声音来辨人了。为了能确认一下到底是哪一个,乔允珊决定冒一下险,想办法把身子翻过去看看。

“嗯!……”乔允珊装作做着梦的样子,一边哼哼着,一边把身子从内侧翻了过去。从微睁的两只眼睛里看向窗口,她并不敢把眼睛睁得太大,怕让外面的两个人惊觉到。

妖孽狂妃

妖孽狂妃

作者:齐奇类型:穿越状态:连载中

"乔允珊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穿越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古时,从一个平平凡凡的医学研究生,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一个身份尊贵无比...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