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现情 > 宋池鱼小说

更新时间:2021-03-03 10:02:08

宋池鱼小说

宋池鱼小说 佚名 著

连载中 宋池鱼顾渊

宋池鱼顾渊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下面看精彩试读!二十二岁那年,宋池鱼家里平白多了个人,是父亲曾经匿名资助过的大学生。父亲问他有没有想要的。少年目光炯炯,眼神强势,最后落到了一边的她身上。

精彩章节试读:

幼儿园放学在十二点。

拥挤的长街对面就是盛世旗下的咖啡馆,装修简约,宋池鱼一向都是在那呆一上午,等到中午了,再接顾盼一起回家。

氤氲的咖啡香气在空中跳跃,她低着脑袋,手指在杂志页面上轻轻敲打,发丝微垂,表情娴静,干净的眸子依旧闪烁,却没有了高中时期的明亮。

林嘉看着她,心底平白有些难受,闷声道:“每次都是你一个人来接顾盼回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那个死了呢?”

“别这样。”宋池鱼出声打断她,“公司最近忙,他顾不上,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忙?”林嘉表情不屑,轻叱一声,道:“是忙公司?还是忙女人啊?绯闻都满天飞了也不解释,他到底有没有在乎过你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啊?”

妻子?

宋池鱼闻言,表情愣了一瞬,随后低眸看了看无名指上的戒指,眼神微怔。

上面有一小块已经暗沉,露出点斑驳,是前两天出门被记者围堵的时候不小心蹭到的痕迹。

“当初他们顾家出事,要不是你爸资助他,供他读书,还把自己宝贝女儿嫁过去,他顾渊能不能活到今天都不一定?结果呢?他这才升总裁不到一年,就不知道被拍到多少次和女明星一起进出酒店,整个就是一白眼狼!你早点和他离了算了!”

目光落到对面女人小臂上的一道疤,林嘉更气了,胸口闷着一团火,似乎一点就会炸。

毕竟是从小认识到大的朋友,这几年宋池鱼是怎么过来的她可是比谁都清楚。一个原本积极向上,眼睛里住着光的女孩子,结果竟然会在一段婚姻里委曲求全,一再退让,白白陨落了眼底的光,这种事情,换做是谁都会生气的吧。

林嘉越说越激动,可对面的宋池鱼表情却一直淡淡的,没什么起伏,也看不出是同意还是反对。

“我跟你说的你到底听到没有?”林嘉猛然提高了音调,故作凶狠地盯着她。

宋池鱼被她的表情逗笑,眼眸低垂,单手抬起咖啡抿了一口,表情如常,随后轻声说:“知道了。”

林嘉闻言,放心地松了一口气。最起码是先答应了,到时候她抽空再多在她耳边念叨几次,以宋池鱼的性子,应该很快就能彻底和那人分开了。

桌上的手机轻响,是天气预报发来的的大雨预警。

宋池鱼微微昂起脖子,透过身边巨大的落地窗,看到了外面被风吹乱的树枝,洋洋洒洒的,飘了一地树叶。

“秋天到了。”

她轻喃。

林嘉没有听清,疑惑地盯着她:“什么?”

“我说快十二点了,要去接盼盼了。”

-

顾盼小朋友今年四岁,现在正在幼儿园读中班。

宋池鱼怀她的时候就猜到她长大会特别闹腾,最后果不其然,小朋友遗传到了她的所有性格,活泼好动,圆圆的脸庞特别爱笑,但笑的时候眼睛眯到一起,看起来又有点憨憨。

名字是顾渊起的,那时候顾盼还没出生,才刚刚五个月大。某天晚上他在书房忙工作,她去给他送牛奶,放下盘子刚转身,男人就直接叫住了她。

“顾盼,盼望的盼,你觉得怎么样?”

她疑惑转身,望着他:“嗯?”

“我是说...孩子的名字。”他似乎是感冒了,说话的语气沙哑了不少。

宋池鱼没有多想,摸了摸肚子,笑着点点头,“可以啊!”说完她自己还低声跟着重复了两遍,“顾盼,盼盼......”

书桌后的男人听着她的回答,身子看上去也放松了不少,一向平静的嘴角也微微上扬了一些。

那时候她是真以为顾盼的出现改变了什么的。

现在看来,估计一切都是她想错了。

风声不止。

树叶落了满地。

“妈妈!”一声清亮的童声传到耳畔,宋池鱼伸手拨了拨被风扬起的碎发,微微弯下身子张开双手,稳稳地接住了飞奔向她怀里的小孩。

“今天过的怎么样?”

牵起她小小的手掌,宋池鱼伸手拂了拂她飞扬的发丝,小孩的发质柔软得就像丝绸,从她手中轻飘飘就溜出去了。

顾盼温顺地在她手掌上蹭了蹭,“今天老师给我们发了巧克力,但我没有吃,一块留着给妈妈,还有一块留着给爸爸。”

一边说着,她低头拉开身上斜挎着的小包包,从里面掏出两块皱巴巴被锡纸包着的巧克力伸到她眼前。

“呦,就给你爸爸妈妈准备了,那干妈要是也想吃怎么办?盼盼,你可不要忘记干妈上周才带你去过游乐场哦!”林嘉从背后冒出来,挡在顾盼面前,故意装的凶巴巴地盯着顾盼。

顾盼被她盯着,有些害怕,身子往后退,表情犹豫的看着手心里的两块巧克力,显然是做不了决定。

“要不你把爸爸那块给干妈?反正这几天都是干妈和妈妈来接你的,既然爸爸一次都不来看我们盼盼,那我们盼盼也就别给他巧克力,好不好?”

顾盼听着林嘉的话,表情还有些迷糊,不是很能反应的过来,但动作明显是被说动了,手掌渐渐像林嘉那边游移。

“行了。”最后还是宋池鱼伸手拦住了顾盼,柔声开口:“爸爸工作忙,所以才没来接盼盼,等下妈妈带你去公司,盼盼当面给爸爸好不好?”

转头看向林嘉,语气淡淡的:“你不是刚接电话说公司有事吗?还不走?”

林嘉看着她,嘴角往下垂了垂,最后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你是不是蠢!他都那样了你还心软在孩子面前维护他!”

宋池鱼听着她骂,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紧紧握着顾盼的手。

“搞不懂你!我走了。”林嘉终究还是不忍心说出更难听的话,只能手一挥,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天上开始飘起几滴雨。

顾盼仰着小脸看她,语气有点担忧:“妈妈,干妈是不是因为盼盼没有给巧克力生气了啊?”

宋池鱼微微蹲下身子,轻声问:“那盼盼打算怎么哄干妈?”

“嗯......”顾盼手指戳了戳下巴,撅着嘴露出沉思的表情,想了几秒才道:“那盼盼把压岁钱拿出来,给干妈买很多很多的巧克力,可以吗?”

“如果干妈不要巧克力呢?”

宋池鱼轻声问。

“不要巧克力......那干妈要什么?盼盼能买得到吗?”顾盼终究年纪太小,谈到哄人只会买东西,可这世上有很多东西都是买不到的。

不想再让顾盼难受,她摸摸她的脑袋,安慰她:

“有你这句话在,干妈就绝对不会生你的气了。”

“真的吗?”

“当然了。”

拉着顾盼走到对面的街道,司机李燃正站在门边。

“李叔叔好!”

有了宋池鱼的安慰,顾盼很快就把刚刚的事抛在脑后了,仰着一张笑脸见人就打招呼。

“小姐今天很开心?”

“嗯啊,因为妈妈说了要带我去看爸爸,对吧?”她从儿童座椅上扭头看向宋池鱼,语气里的高兴藏也藏不住。

宋池鱼摸摸她的头发,轻笑道:“对。”

李燃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后视镜里两脸笑意的母女,犹豫半晌,还是开了口:“那要不我先给闻助理打个电话问一问?”

毕竟上次也是去公司等先生,结果刚好就碰上先生应酬回来,不仅喝了酒,胳膊上还挽了个陌生女人,好像是最近火起来的一个小花。

他本以为夫人会闹,会吵得天翻地覆,但夫人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沉默地看着杂志。即便那两人都走到了她跟前,也是眼皮都没抬,最后更是漠然地站起身,问:“刚下班?”

语气冷淡的完全不像是夫妻,反而是像有些生硬的公事公办。

虽然最后他了解到,先生和那个女人之间什么都没有,但自那之后每次去公司前,他都会先打个电话。

毕竟他是宋家的司机,又不是顾家的。

“不用。”宋池鱼回答,“他在。”

今天是和蓝天签合同的日子,他怎么会不在。

汽车一路平稳地行驶,最后在盛世大楼前停下。

顾盼很兴奋,不等李燃给她开车门,就自己解了安全带推门往下跑,跑了几步之后又猛地转身往回,拉着宋池鱼的手就往大门里跑。

“盼盼你慢一点!”

“是妈妈你要快一点!”顾盼扭头厉声反驳她,语调确是软软的,没什么杀伤力。

宋池鱼无奈,只能顺着她的速度往门口去。

大楼里还开着空调,十月份的天气此刻看来已经有点凉,胳膊上起了小片的鸡皮疙瘩,宋池鱼紧紧拽住顾盼的手,以免她摔倒。

“盼盼别跑了,到了。”

顾盼这才慢下步子,轻轻咳了几声。

宋池鱼连忙拉过她,摸了摸她的衣服,还好,没有汗湿。但大楼里的空调多多少少还是太低了,顾盼又接着咳了好几声。

宋池鱼没法,只能拉着她往电梯里走,想着或许办公室里的温度应该可以调高一点。

“宋小姐!”身后传来一句急促的叫声,是前台的一个小姑娘,“你是要上楼找总裁吗?”

她淡漠地看了那姑娘几眼,“怎么了?”

“那个,就是,顾总他......”

顾盼在一边等着急了,一看电梯来了就直接拽着她进去,并没有给她听那姑娘说话的时间。

眼瞅着电梯门在眼前关上,小姑娘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赶忙打电话给闻屿,“闻助理,宋小姐来了,现在已经上电梯了。”

也不知道对面人说了什么,小姑娘的呼吸慢慢平稳了下来。

第一天上班就碰到总裁夫人,一开始没认出来就罢了,后面拦也没拦住,这要是上楼正好撞上蓝薇和总裁,那不就是要死的剧情吗?

不过还好通知了闻助理,这下应该就没事了。

小姑娘这边终于放下悬着的心。

那边电梯里,宋池鱼并没有直接在20楼停下,她看着电梯里自己颓败的面庞,轻轻勾了勾唇,笑了。

电梯最后在18楼停下。

顾盼抬头疑惑地瞄了瞄她,宋池鱼拉着她的手走出去。

“中午了,爸爸应该也很饿,我们买份饭和爸爸一起吃好不好?”

顾盼撅嘴想了想,最后笑着应声:“好。”

二十楼的办公室里,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办公椅上,窗外风起云涌,此刻已是不剩一点阳光。

闻屿站在办公室的中央,尽力忽略掉一边沙发上女人身上散发出的刺鼻香味,表情有些凝重地盯着地面。

“有事?”男人问。

闻屿没有抬头,顿了几秒才开口:“夫人来了,而且已经上了电梯。”

沙发上的女人闻言笑了笑,起身走到顾渊旁边,手指勾住他的领带,语气黏腻:“顾总,想不到您家夫人还查岗啊!这样的话,时间只能推到晚上了......”

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的房卡放进那人的口袋里:“7007,我等你。”

顾渊没有应声,看不出是答应还是拒绝,他低着眼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闻屿站在一边,表情有些尴尬。

他知道总裁与夫人关系不好,五年以来的婚姻关系不过是有名无实,但眼下这样的场景多多少少还是让他替夫人感到不值。

“顾总。”他突然出声,“夫人应该就快要上来了。”

蓝薇起身,理了理衣角,又抬眸看了看一边的闻屿,调笑道:“看来顾总夫人人缘很不错诶!”

闻屿没有说话,沉默地站在原地。

等到那女人扭着腰离开办公室,闻屿看着办公桌后男人平静的脸庞,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了开口。

“下个月就是小姐的生日,顾总......”

“你话很多?”

“对不起顾总。”

闻屿道歉离开,办公室里瞬间只剩下顾渊一人。

他靠在椅背上,手心里还转着那张房卡。

人缘很好吗?

那就是只对他冷脸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001
  • 002
  • 003
  • 004
  • 005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