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重生 > 重生后,假千金她成了满级大佬

更新时间:2021-02-23 14:38:08

重生后,假千金她成了满级大佬

重生后,假千金她成了满级大佬 祝七七 著

连载中 黎初音傅司寒

《重生后,假千金她成了满级大佬》男女主角为黎初音傅司寒,是祝七七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重生小说,已上架快看。满级大佬黎初音重生了。重生成豪门假千金,是黎家养了十几年的人形血库,即将被榨干身上最后一滴血。她反手夺针,挟持真千金黎楚楚,逼黎家签了断绝书,爽快走人!圈子里人人嘲她鸠占鹊巢,是个见不得光的野杂种,连真千金的头发丝都比不上!呵,假千金?野杂种?比不上?黎初音收小弟,虐渣渣,一手烂牌变王炸!霍家走失十几年的小女儿找回来了,是黎初音!京城大佬圈里追捧的神医现世,是黎初音!古武家族追着喊祖宗的顶级大佬,是黎初音!......当马甲一层层被某男人扒掉,黎初音怒了!“傅司寒,不就是一场交易吗?报酬我都给了,是不是玩不起?”傅司寒把她禁锢在车内,掐着腰狠狠地亲:“音音,这回换我来以身相许,你要不要?”

精彩章节试读:

 “她还有血!给我继续抽干!”

  脖子很疼!

针刺一般的疼!

黎初音动了动手指,发觉自己浑身酸软无力,强撑着睁开双眼,睹见几个人影晃动,举着针筒向她刺来!

黎初音瞳孔骤然紧缩,快速抬手截住了那人的手腕,与此同时,大量的讯息汇入脑海中。

她刚才正在和魔神大战,一个分神,灵魂离开肉身,重生在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她现在所在的位置是C国北城,身体原主是北城四大家族黎家的千金,才艺双馨的真贵女。

实则是被作为工具人,供血给张世兰的亲生女儿黎楚楚,并且让黎楚楚霸占了身体原主辛苦经营的所有社会地位。

眼看着黎楚楚快好了,她对外宣称黎初音病弱,把她身上最后的血液抽干,想杀人灭口,以掩盖自己的恶行!

这对母女,真是无耻恶心,该死!

黎初音眸色一凛,反手将针筒从那人手中夺走,想要运用古武***将施暴者击杀,掌心却异常疼痛。

疼痛蔓延至全身,她禁不住踉跄了一下。

这个身体太过虚弱,她根本没办法运功!

眼看施暴者又袭来,她灵巧地翻滚,与他拉开距离。

耳边传来张世兰狠绝的低喝:“还愣着干什么,你们一起上,赶紧把她按住抽血!”

其余人闻讯,蜂拥而上!

黎初音迅速打量左右,闪身来到黎楚楚身旁,从后制住她,将针尖死死抵在了她脖子上,挑衅一笑:“不想她死,就把我的领养手续交出来,十分钟内把断绝关系书写好,签字。”

许是没料到一个半死不活的柔弱女人会有如此举动,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好半晌,黎楚楚才颤抖着嗓音,哭喊道:“妈!快按照她说的去做啊!好痛!我要死了!!!”

张世兰精明的眼里掠过一抹不甘,但也只能照做,毕竟这小贱蹄子也没什么用了,伤到她宝贝女儿可就不好了。

但她心里仍有疑惑,明明黎初音都快咽气了,怎么还有这样的身手?

迅速把断绝书写好,她上前去交给黎初音,细细打量。

她原本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血色,就好像她体内的血液恢复了正常。

张世兰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打量猎物一样,让黎初音很不爽。

她微眯起双眸,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桌子上,上面摆放着一排新鲜血液。

这,都是从她身体里抽出来的。

过河拆桥,还想用她的血救黎楚楚这个绿茶婊?

门都没有!

黎初音抢过收养证明和断绝关系书,持着针管的手猛一用力,针尖刺入黎楚楚的皮肤,“让你也尝尝这个滋味!”

黎楚楚吓的直直倒在地上,躲过一劫。

趁着张世兰等人忙乱,黎初音闪身来到桌子前,一个漂亮的回旋踢,把装有血液的试管,全部踢飞。

霎时,房间里血液四溅。

张世兰闻声看过来,爆出尖叫:“***!你——”

这时,黎初音已经蹲在了房间的窗棱上,唇角弯弯,笑容像一只诡秘的猫,“低贱的蝼蚁,不配用我的血。”

她说罢,纵身一跃,借着窗帘摆动,顺着小楼的管道往下爬,稳稳地落地。

张世兰恨得咬牙切齿,却只能扶着窗户,大喊:“不能让她跑了!赶紧抓住她!”

黎初音快速向大门跑去。

怎奈,这身子实在是虚得厉害,才跑出别墅区,就没了力气。

黎初音慢下脚步,大口大口喘着气,调整呼吸。

突然,身后袭来一阵劲风!

她微微侧身,在千钧一发之际,猛然旋身躲避了飞驰而来的车辆。

车身和她的身体,只有毫厘的距离。

黎初音站定片刻,突然感到胸口憋闷,一下子蹲坐在地。

刚才她强行使用玄术瞬移,这破身子又不行了!

累加上怄气,黎初音猛咳了几声。

“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一个沉闷的男声在头顶响起,低沉性感,充满诱惑。

“不用。”黎初音强撑着起身,一眼迎上男人的双眸。

深邃狭长的凤眸,宛若蕴藏着整片星空,深黑神秘,仿佛要将人吸进去!

一股子道不明的凉意从黎初音脊柱升起,让人不寒而栗。

很久没有人可以让她这样了。

这个男人,应该不简单。

黎初音心生好奇,多看了男人两眼,发现他眉宇间缠绕着一股黑煞之气。

她微微皱眉,侧头看向他身后,一辆黑色轿车稳稳停着,仿佛就是一片煞气存储地,煞气滔天!

“那车里是你什么人?”现在她离开了黎家,一无所有,这破身子又需要修复,她得先挣点生活费。

眼前这男人着装不凡,应该能付得起一点‘看病’费用。

“家里的长辈。”

“他是不是得了一种怪病,好像没了魂似的,还特别怕光。”

沉默片刻......

男人眸色微沉,随即向她伸出了手,“我叫傅司寒,到车上再谈。”

黎初音回握他的手,“黎初音。”

上车后,黎初音一眼睹见缩在车子一角的男人,他浑身用黑色的布料包裹起来,戴着一副墨镜,周身散发着强烈的黑煞之气。

他身子不停地颤抖,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所有的状况,和她想象的一样。

不过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惹上这东西?

黎初音看向傅司寒,诚实说道:“我现在没办法完全治好他,但可以压制一下。”

“多久能治好?”

“给我三天时间。”

“好。”

黎初音:“那你们先出去一下。”

傅司寒给手下眼神示意,众人退离车内。

黎初音咬了咬牙,拿出针管,刺破了手指,挤出一滴鲜血,念决,凭空画符。

鲜红的血符随着她一声‘破’,笔直飞入男人的体内。

男人瞬间停止颤抖,不再碎碎念叨。

萦绕在车内的黑煞之气,渐渐消散,车内空气都清新了几分。

黎初音再次动用玄力,胸口一窒,又连着咳嗽了几声,肺部仿佛经历了一场爆破,她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