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灵异 > 麻衣风水师

更新时间:2020-12-30 10:56:14

麻衣风水师

麻衣风水师 道门老天师 著

连载中 王宇楚雅柔

火爆新书《麻衣风水师》是来自道门老天师著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宇楚雅柔,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叫王宇,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死了,是个不祥之人,我爷爷是远近闻名的风水先生,为了救我给我立了三条规矩……有一天我还是犯了禁忌……

精彩章节试读:

据说我妈生我的时候,就难产死了。

接生婆在把我抱起来之后,我妈身上逐渐变紫,死相非常难看。

原本兴奋的在产房外等候的家人知道这件事之后,异常地震惊。

尤其是我爷爷,当时立马就杀了两只鸡,写下了几十张符箓贴在门窗上,大门前也挂上了,只有做法事才会点起的灯笼。

爷爷让我爹那天晚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无论谁前来叫门,都不允许打开。

我爹当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爷爷背着他的全部家伙儿出了门,连把雨伞都没带。

我的家乡所处的地区是偏干旱的,很久都不见一场雨,可就是那天晚上,雨下了一夜,根本没停过。

我爹紧闭门窗,抱着我在厅堂内,心里发杵。

直到后半夜。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居然是爷爷的声音。

“大强,把门打开,我回来了!”

我爹叫王强,一整晚一直提心吊胆。

在听到爷爷的叫门声之后,心急便要开门,想找我爷爷问个清楚。

可就在开门之际,手却突然停住了。

爷爷走之前留过话,不管是谁前来叫门,都不允许开门。

“大强,赶紧给我开门,外面下的雨很大,我身上都淋湿了。”

再三犹豫之下,我爹轻手轻脚爬上房檐,往门外偷看了一眼。

可这一看,我爹被吓得差点失足摔下房。

门外连个人影都没有!

可我爹依旧能听到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大强,快开门啊!”

“快开门!”

我爹连忙回到房间里,反锁上房门,抱着我躲在一个角落瑟瑟发抖,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可外面又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这一次不再是我爷爷的声音。

竖起耳朵仔细听,才听得清楚:“命本无,勿强留!”

这句话之后,外面的雨就逐渐停了,也不再有任何声音传来。

天刚蒙蒙亮,爷爷空着手,从外面回来了。

他身上狼狈不堪,最可怕的是,他的两只眼珠不在原本的眼眶里了,鲜血径直地在脸上留下两条笔直的血痕。

我爹被爷爷的这幅模样吓个半死,把我扔到一边,就前去照看爷爷。

后来我才知道,爷爷是拿他的双眼,换了我一条命。

我爹连忙说了昨晚有个爷爷的声音叫门的事情,谁知爷爷听了,郎当坐地,看着还在襁褓之中的我,一边叹气,一边摇了摇头。

从那之后,爷爷给我立下三条禁忌。

二十五岁之前,不可婚配,不可靠近井边,不可摸瞎出门。

我叫王宇,自打我记事开始,就坚决不碰这三条禁忌。

我的床和别人都不一样,别人睡的都是床,我睡的,则是一口棺材。

十二岁之前,爷爷在他的屋子里,教我读书认字,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异性。

村里家家户户都有打了井吃水,唯独我们家,把钻好的井重新封死。

我家住在一个小水库的边上,每次在院子里听到几个孩子的嬉笑声,我都忍不住扒在房檐上,看他们在外面玩。

我不知道有小伙伴是一种什么感觉,空闲时间只能在自家院子玩玩石头,和和泥巴,每次太阳落山,我就会被所在房间里,寸步不能离开。

慢慢的,我和他们也都面熟了,他们看我每次都扒在房檐上,还问我要不要一起来玩捉迷藏。

我那时候只能摇了摇头,说家门是锁着的,我出不去。

谁知道他们说让我从房檐上跳下来,会稳稳的接住我。

我家的房子虽然不高,但是我胆子小,不敢跳,可我又很想出去玩。

在几个小伙伴的鼓动之下,我闭着眼睛跳了下去,被几只手臂稳稳的接住。

那一刻,我知道了,原来有小伙伴是这样的感觉。

那天,我玩的忘了时间,一直到天黑,我都没打算回家。

捉迷藏的时候,我远远地就在一棵树后,看到一个红衣女人。

她穿的很少,身上很多部位都能看个七七八八,我那时候愣在原地,气血翻涌,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本以为是新加入的小伙伴,就兴冲冲的过去捉她。

但走着走着,我两眼一黑,就昏迷了过去。

醒来之后,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据那几个小伙伴说,他们眼睁睁看着我,跳进了水库里。

如果不是及时找到我爹和我爷爷,恐怕就溺死在了水里。

“都几年了?还缠着他干什么!干什么!!”

爷爷在我醒之后,指着院子里破口大骂。

我通过窗外看了一眼,院子里并没有其他人,而我爷爷的眼睛也早就瞎了,那他在跟谁说话?

第二天,爷爷放话出去,说要给我办丧事。

爷爷前些年帮村里解决了不少邪门的事,在村里威望很高。

很快就聚了不少人,都自发的来帮忙。

还按照爷爷的要求,把全村的黑狗都牵了过来。

几个人拿着毛刷,反复地沾着黑狗血,在棺材上刷着,直到整口棺材刷成了恐怖的暗红色。

据村里人说,我从小睡的这口棺材,是十几年前爷爷就找人做好的,用的是上好的白檀香木。

家里挂上了厚厚的丧白布条,支起了将要做菜的大锅。

所有流程,都和真的白事是一样的,我甚至有一刻认为,我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否则爷爷怎么可能提前十几年就给我准备好了棺材,让我每天在里面睡觉。

直到棺材下葬的那一刻,才让我从棺材的底部钻出来,换了一只大公鸡进去,偷梁换柱。

出了棺材,外面背身站着几个,穿着寿衣的健壮男人,在一个寿轿前等候。

当时把我吓一跳,爷爷连忙捂住我的嘴,提醒我:“不要出声,惊动了那东西可就完了!”

我强忍着没搞出动静,爷爷让我赶紧上寿轿。

寿轿,就是给死人烧的那种扎纸。

爷爷告诉我,这几个人属相龙虎,都是他打点好的,前些年从一个脏东西手里救过他们的命,今天来给我抬寿轿瞒天过海,至少要折三年阳寿,让我一定不要乱说话,不要乱来,否则前功尽弃。

一路上,心惊胆战,坐着寿轿回了家。

爷爷不知道用的这是什么方法,从这之后,倒也没再起过什么波澜。

“小宇这孩子,命太弱,还是得学点东西护身呐。”爷爷极不情愿地自言自语。

我爷爷叫王国傅,是方圆百里很有名的风水先生。

不管是风水观测,驱邪避祟,都会来我家里找我爷爷去做法事。

我曾亲眼见过几次,一些穿着奢华的外地人,大老远跑来请我爷爷去帮忙。

但他们这一行,始终接触的都是阴间的东西,身上阴气较重,没有几个能善终的。

这也正是爷爷不传我爹风水道术的原因。

因为我跳进水库的事情,爷爷才下定决心,教我道术。

也正是那时候,我不再被软禁在家里,而是送出去读初中。

三年之后,爷爷查出肺癌。

他非常痛苦,眼眶不断蠕动糜肉很恐怖。

临终前,爷爷摸着我的脑袋,叮嘱:“小宇,我走之后,就没人能这么护着你了,你一定要遵守禁忌,好好的活下去。”

爷爷从胸脯前,掏出一本早已泛黄的书籍,塞到我手里,让我学以致用,方能存身。

之后的日子,我正常读书,每日都熟读精通一遍爷爷留给我的那本风水道书,严格遵守着那三条禁忌。

可没想到,在二十四岁那年,我还是犯了禁忌。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网

回复麻衣风水师或者回复书号a432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