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都市 > 再见仍是幸福

更新时间:2020-05-23 18:42:45

再见仍是幸福

再见仍是幸福 莫班班 著

连载中 王锦渊付可岐

《再见仍是幸福》主人公叫王锦渊付可岐,由莫班班倾心巨作,目前正在落初连载。全文讲述了“你是不是杀了你的前妻?”束合对着自己的总裁情人问出了内心最深处的疑惑。如果这就是总裁多年神秘的原因,那么她这个地下情人究竟算什么?细思恐极,愈发害怕……与此同时,生命中为什么又闯入了一个阳光的大男生,这不是对她赤果果的诱惑吗?

精彩章节试读:

前序

医院里,王锦渊失魂落魄地站在一边。

一拥而上的医护人员围住Bella,浅灰色的医院墙壁,深蓝色的急救服,那人声嘈杂的叫喊声和Bella被血染红的白色连衣裙。

当时他竭尽全力想要镇定,希望不会有事,但是……怎么可能?

Bella是被救援人员从几乎压扁了的轿车里救出来的,昔日里那张熟悉的脸早已面目全非,血肉模糊,唯一还能辨认的居然是Bella手上戴着的结婚戒指,多么讽刺可笑。

凌乱的发丝和血液黏稠地粘在一起,贴在她的侧脸,头骨已经碎裂,半颗头颅形成了塌陷。

这张再难辨人形的脸,任谁都不愿意相信这就是Bella。这个画面是如此真实,就像恐怖片里的场景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中。

猩红的血色仿佛是直接泼向了王锦渊的脸,如此惨烈地,让他再也看不见别的东西。

护士推开王锦渊告诉他需要空间抢救,呼吸器,监测仪,统统一并插到了Bella身上。一阵慌乱中,一个医生在一旁吼着,“Page surgery again!”。

没等王锦渊确认,Bella直接推去了手术室进行手术,这时他才想起些什么,冲着被推远了的病床吼了一声。

“She’s pregnant!”(她怀孕了)

他在手术室的门口,焦躁到极致,不自觉颤抖的身体,无处安放的双手。

那是他最难熬的8个小时。对,手术持续了整整8个小时。

黑暗中,王锦渊猛然从床上醒了过来。这样的午夜梦回,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9年前的场景,王锦渊只能记得些许片段,但是有些画面,又仿佛是刻在了他的脑中,一遍又一遍地重现,根本无法磨灭。

汗湿了一大片,王锦渊喘着粗气,天还未亮,只有床头的一个电子灯亮着亮光。

3:28,一个理应熟睡的时间,却是王锦渊习惯了清醒的时刻。

******分割线******

钢筋丛林的城市,灰色白色交替出现。行人匆忙的脚步和一个个面无表情的神态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川草市暴雨季的到来,气压低得让人喘不过气。快速的城市节奏,逼迫人们的大脑高速运转,没有一丝停歇。

夜幕降临,金融中心的大楼灯火通明,束合从下午三点开始开会早已头昏脑涨。项目二部的老大Roger在那侃侃而谈,会议室里乌压压坐满了人,束合低着头,根本无心再听进去些什么。为了这个项目,她的团队已经通宵加班半个月了,她的一部必须得拿下。

总裁王锦渊咳了一声打断了Roger,慢慢地说:“Roger,我大致明白你的意思了。”束合突然回了神,看着王锦渊。冗长的四五个小时的会议,她现在急需要一个结果。

“飞天建筑设计是这半年来我最关心的一个单子。飞天作为近几年设计行业的新秀,反响都非常惹眼。我们GE作为商业咨询部分进驻飞天,如果能有大的突破,也是给我们GE做到了极大的推广认证。”王锦渊说道。

Roger在一旁点着头,不经意间瞥到束合,看见束合抬眼瞪了他一眼,心里一哆嗦。他一直觉得束合这个女人是一个冰雕,走哪都冒着冷气。年纪也就28,照例才入行三四年的人根本不够格做到高级项目经理人。他心里不服,但是不得不承认,自从束合单独带团队之后,的确是拿下了很多个重要客户,王锦渊也是格外器重她,这让Roger心里不爽了很久。

“知道大家都努力了很久,基于我这边的考量,这次就交给Roger他们的二部来接手吧。”王锦渊没有解释太多,起身拍了拍Roger的肩膀,“这次交给你了。”

Roger有点受宠若惊,他本以为这次束合又会占尽先机,根本没想到王锦渊能把这个项目放手交给他。记得自己上周某天晚上回办公室拿东西,还偶尔遇见束合在公司通宵达旦,不惊感叹这女人“冷血机器人”的名号不是白叫的。

会议室里众人陆陆续续离开,束合不甘心哼了一声,最后才准备关上电脑。会议室里只留下了王锦渊和束合,气氛降至冰点。王锦渊想再说些什么,想了想,最终却没再开口。

看见束合闷声不吭地准备出门,王锦渊这才拉住她的手。“这次是上面的决定,我知道你花了很多精力。”终于开口了,但又觉得还不如不说。

“你知道我们前期做了多少调查,分析了多少数据。我们计划的可行性根本没有问题!”束合把文件狠狠摔在了桌上,几张纸散落到了地上。

“束合,飞天这次不能有闪失。”王锦渊算是语重心长地劝说。

“你信不过我?”束合的眼神像一把冷冷的箭刺向王锦渊。

王锦渊叹了口气,略显无奈,“Just take a break,去度个假吧,我给你买了去美国的机票……”

束合冷笑了一声,甩开王锦渊,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男人,心中有怨气,但此时此刻什么话也不想说。

王锦渊继续说道:“不谈工作……我陪你一起去……”

束合没作声,拎着包和电脑离开了公司。

离开公司已是九点,束合打开手机在工作群里跟下属们留了言,“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部门准5天假,休息一下。下周我去美国,有事邮件通知。”

王锦渊还有些国内的事没有处理完,束合比他早一天到达美国。王锦渊的家在洛杉矶Malibu的海边,束合四年前来过一次。

还记得四年前自己研究生毕业刚入GE,跟着当时的老大邱姐和同事付可岐来LA给王锦渊汇报工作。

四年前

邱姐告诉束合,王锦渊上个月临时赶回美国处理家事,一时半会没办法回国,而这个项目又是他亲自盯着,只能让他们团队干脆直接来美国给他汇报。

束合觉得倒也不错,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来美国,就算来玩她也开心。而王锦渊的大名,在公司里早有耳闻,听说是个极有才华的青年才俊。束合内心也期望这次能一睹王锦渊的真容。

王锦渊的豪宅是在海滩后的一座小山坡上,简约干练的摩登装修,室外的开放空间有着270°一览无余的景色,视野开阔。

前院造了个小池塘,小桥流水人家,小板桥两旁养着两只天鹅,看起来就像这豪宅的吉祥物。走到后院是一个月牙形下降沿泳池,泳池壁用了黑瓷砖和黑色鹅卵石,尽头则种了两颗棕榈树,远远望去泳池仿佛与远处的海平面能连成一线,一气呵成。

再往后走,有一条长长的幽僻小路向下直通往沙滩,路边种满了柠檬树。一颗颗亮黄的果子挂在树枝,有股子清香。

“邱琳,带着你的人今天在我家吃晚饭吧,我也算尽地主之谊招待你们。”邱姐结束汇报后,王锦渊对她说,邱姐点头应允。

束合有些拘谨,毕竟想到要跟大老板一桌吃饭,难免有些尴尬。

付可岐稍长束合两岁,团队中的金融架构师,擅长数据分析。能从各种公司报表中找到客户想隐藏的那些不堪,稳准狠地戳到客户的那些痛处。

一般表面风光的报表,背后处处是漏洞,付可岐喜欢在客户面前一件一件戳破。

会议气氛容易被付可岐弄得紧张,通常这时邱姐会出来缓和气氛。就是那种,good cop bad cop的小伎俩。俗烂,但特别有效。

付可岐身上一直有股子烟味,曾经还被同公司的女同事投诉偷偷在公司抽烟。但付可岐说他做计算分析的时候,烟是他的灵感女神,谁也别想管他,除非公司直接开了他。

说话又冲又没情商,平时私下就是一张面瘫脸,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倒是对于束合,付可岐态度却能和缓一些,还能偶尔聊一聊天。

记得束合作为intern刚来GE的时候,邱姐让付可岐带束合熟悉业务。付可岐本以为这个女孩会像最近来应聘的那些废柴毕业生一样,吃不起苦,思路还不清晰,就没好气地丢了一沓子客户资料让束合自己整理。那资料摞起来都快把人给埋了,之后便再也没管过她。

之后的几天,付可岐偶尔路过束合桌前,每次都能看到束合埋头苦干废寝忘食,自己又有些心生愧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过分刁难她了?

两周后,不声不响的束合交上来了一份报告,带着数据分析和详尽的PPT,付可岐看了后对她刮目相看,终于认识到,原来束合和那些毕业生,不一样。

自此,付可岐和束合的关系缓和了许多,有些工作问题,付可岐还会主动解释给束合听。束合自身也很卖力,在团队中,邱姐和付可岐便对她照顾有加,都认为她是个可以培养的人才。

“这房子够气派,听说是当年boss送给太太订婚的礼物……”付可岐幽幽地走到束合身边感叹道。

“没想到你这大男人还有八卦的一面。”束合随口说了一句。

“别说我八卦,你看你现在那双‘求知’的眼睛,要不要我来给你‘科普’一下?”

“呸,平时怎么没见你那么多话。”束合口是心非。

付可岐面无表情地嗤笑了一声,抖了抖自己的衬衣,“叫我大哥,以后公司的消息都告诉你。我是信息中转站,你爱听不听。”

“听!大哥大哥,快点说来听听。”束合急切地回应。

后来束合听付可岐说,原来王锦渊是美国二代移民,俗称的ABC。儿时就是数学奇才,之后进入了哈佛商学院深造,毕业后被招进了美国最大的管理咨询公司Mckinsey。美国的模式节奏飞快,周一到周五经常满世界飞。他的夫人原是柏林爱乐乐团的小提琴手,常驻欧洲,时而出国演出。两人分居两地,后来王太为了王锦渊,自愿辞了职留在家中做起了贵妇太太。

“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童话故事一般到这里就结束了……”

“所以,然后呢?”束合听得意犹未尽。

“想听后续?下回分解,充值五千……”付可岐漫不经心,欠打的口气,打破了束合想继续八卦的心。

束合给付可岐翻了个白眼,”切,吊人胃口!”

“听说……这次boss回来处理的家事,和他夫人有关。”付可岐用他那个让人受不了的死人语气说着,束合简直快要抓狂。

夫人?哦……就是那个原小提琴手。束合心想,也是个才女啊。艺术美人配上金融才子,的确是付可岐说的童话故事。

这时邱姐示意束合和付可岐进屋用餐,晚餐是私人厨师做的。大家坐在长长的定制玛瑙石餐桌边,束合这时才想起来好好打量她的boss王锦渊。

桌子中间摆了长长的蜡烛,范思哲的玻璃器皿和银器摆放整齐,摇曳的烛光衬着一旁的桌花,是白玫瑰和芍药,看起来舒心典雅。虽是夏天,餐桌边的手工雕刻壁炉还是开着,王锦渊说,他只是喜欢听那个木头烧到爆裂的声音。

束合坐得离王锦渊有些远,偷偷地看了几眼这个男人。前面汇报工作的时候,王锦渊话不多,偶尔淡淡地丢出几个问题,说话慢条斯理。不会给下属太大的压迫感,感觉是个儒雅绅士。合身的高定西服加上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打扮十分得体。

“邱琳,这位束合就是你们团队这次新招的姑娘?”王锦渊突然问起了束合。

“是是,束合话不多,但是做事麻利脑子又机灵,挺好的。”邱姐夸着束合,束合“噌”得就脸红了。邱姐继续说,“这次带她来就是熟悉熟悉。”

王锦渊举起了手边的酒杯,“来,那么这一杯就敬我们的新成员,欢迎束合。”

束合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王总。”

晚餐结束,邱姐一行人准备离开王锦渊的住所返回他们自己的酒店。突然邱姐的电话响起,她疾步走到门外接起了电话。付可岐说是吃撑了,早早地就跑到门口去抽烟透气。

束合停在原地,尴尬地看向身边的王锦渊,笑了笑。

感觉空气突然凝固,束合觉得冷场不太好,只能硬着头皮拘谨地说,“谢谢王总的招待。”

“过两天想好去哪玩吗?年轻人有活力,让小钟带你们去转转吧。”

小钟是王锦渊的贴身助理,但是就算是助理,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差遣得了他的。束合心想,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哪是我这种小宫女能说得上话的。

“不了不了,邱姐说还有好多事要做,我和付可岐准备在酒店一起做下个案子的数据模型。”

王锦渊点了点头,没再勉强。

不一会邱姐推门而进,声音急促,”Boss,接到圈里人的消息,肖氏传媒的两姐弟似乎正式闹僵准备分家,肖家二弟肖勇国来了西雅图,待两天就走。我觉得这是个机会。”

王锦渊皱了皱眉头,低头想了会,“肖氏传媒要分家早有传闻,姐弟俩如果真的分道扬镳必定折损产业形象,到时候业务支离破碎,他们也就离破产不远了。对了邱琳,他们名下是不是还有一个球队?”王锦渊问道。

“没错,不过这支足球队上个赛季成绩差强人意,已经降级了。他们现在也在想尽办法要出手。”

“邱琳,你去西雅图,想办法说服肖勇国,不管用什么办法,GE要签下这个客户。那个球队,我们有办法把它变成聚宝盆。”

束合听得云里雾里,邱琳忽然想起些什么,转头看向束合,又对着王锦渊说,“肖氏传媒的业务主体资料我有,付可岐我得带走,等会路上我需要他的数据。至于束合,她是新人,我怕肖勇国那……不太方便……”邱琳欲言又止。

“没事,你们先去忙。小钟送你们去机场,回来我再让他送束合回酒店。”

“行,Boss我先撤了。”说罢,邱琳就拎着付可岐上了门口的车,消失在夜幕中。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