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重生 > 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

更新时间:2020-03-19 11:41:26

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

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 西甘 著

连载中 洛闻倾魏忠

热门好书《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由著名作者西甘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洛闻倾魏忠,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前世的她,不分善恶,不辩忠奸。导致自己惨死。一夜重生,虐渣男,斗渣女。还收获了一份意外的爱情。

精彩章节试读:

恍如一梦!

洛闻倾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十指纤纤,滑腻丰润的掌肉微微透着粉,修剪妥帖的指甲涂着鲜红的蔻丹,原本纵横其上、斑驳狰狞的伤口和老茧都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盈而不见骨的软腻和如玉的莹泽。

这是属于十几岁少女的一双手,而不是一个威震八方的女将军、护国栋梁的手。

那是一场长梦吗?

洛闻倾一时有些恍然,明明刚刚被热血溅上脸颊的灼热还不曾褪去,明明被利刃加身的冰冷和痛楚还依然清晰深刻,可怎么忽然就从盛夏的葡萄架下惊坐而起了呢?

七月流火,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上,湛蓝如镜的天幕一丝云也没有,翠绿的洛子也被烤得打了蔫儿,没精打采地垂着,声声蝉鸣聒噪,又平添了几许暑热。

外院有人声嬉戏、脚步往来穿梭,内院却静得仿佛就剩下自己,这场景,似曾相识。

洛闻倾偏身下了贵妃椅,光脚踩着柔软的绣花软拖在院子里逛了起来。

没错,这是她年少“静养”时住过的农庄别院,这一架葡萄藤是老仆魏忠亲手搭的,只为给怕热的她送一丝清凉。

想到魏忠,洛闻倾的胸口一阵抽痛。

魏忠自幼便追随洛闻倾的祖父,老镇南侯洛聘,自老侯爷沙场殉国之后又继续侍奉洛闻倾的父亲,镇南侯洛蕴谦。

几十年戎马生涯霜刀风剑让青葱少年变成垂垂老者,直到洛闻倾出生,他才安心退下来守护在小主人身边,继续发挥着余热。

洛闻倾身为武将之后,自幼也是修习武艺,启蒙师父就是魏忠,身边侍奉的梅兰竹菊四婢和风霜雪雨四卫的身手也都是魏忠一手**出来的。

魏忠对洛家,对洛闻倾可谓是忠心耿耿,只可惜洛闻倾年幼丧母,急于求得继母孟氏的疼爱,不知不觉被挑拨输灌了许多反骨的叛逆念头,对身边一众忠心的仆人猜忌疏离,以至于到最后被逼入绝境的时候才发现身边已无人可用。

魏忠,就是被孟氏第一个剪除掉的心腹大患,还是借了洛闻倾的手。

想起那白发苍苍的老人拖着一身血污趴在候府门外,放声痛哭的样子,洛闻倾痛得十指掐进了掌心,紧紧闭上了眼。

再不能够了,这样猪油蒙心、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决计不会再有!

洛闻倾冷静下来睁开了眼睛,一抹寒光一闪而逝,她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真的是经历了一场前生,还是做了一场噩梦,总之既然一切重来,那她就要守护好对她最重要的人,也让那些陷她于九渊绝狱煎熬折磨,最终含恨命丧的人们一一付出代价!

“小姐,你醒了?天气虽热,这架下却是阴凉得紧,万一出了汗又被阴风一浸,怕不是要做下病来。”

洛闻倾回首望去,面容沉稳秀丽端庄的少女一脸不赞同地看着她光裸的脚踝,手中拈着罗袜,臂弯挂着真丝的披风,正向着她走来。

夕梅!

又是一个被她辜负的忠仆!

洛闻倾目光闪动,险些落下泪来。

做为镇南候府嫡出的大小姐,洛闻倾的身边少不得自幼就**得体的仆婢,梅兰竹菊四婢是她生母容氏还在时亲手挑选,并有母亲的乳母滕嬷嬷亲自**好了送来身边服侍的。

容氏赐四人夕字为名,而这四人各有所长,文有女红、烹饪、梳妆、医术,武有骑射、刀剑、拳脚功夫,为的就是护卫洛闻倾周全。

夕梅是四婢中年纪最长,也是最沉稳的一个,精通医术烹饪,洛闻倾的饮食保养都是夕梅一手包办,也是四婢的主心骨。

在梦中,洛闻倾对于孟氏的野心和算计懵懂不知,是夕梅一次次破了孟氏的毒计,也因此被视为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

无奈洛闻倾受孟氏和表妹杜若溪的多番挑唆蛊惑,对于不时暗示她注意二人别有用心的夕梅从信任到不喜,甚至到不耐她打理自己起居的地步。

直到孟氏设下苦肉计,不惜以身试毒陷害夕梅,洛闻倾不仅不信夕梅的辩解,甚至对她的求救无动于衷,最终导致夕梅被定了弑主的罪名,更被乱棍打死!

夕梅的悲惨下场更令剩下的三婢对她彻底寒心失望,求去者有之,病逝者有之,都不得善终。

如今再见夕梅,洛闻倾心里的愧疚悔恨翻涌而上,逼得眼眶酸涩难当,她却强自压了下去,深吸一口气后,向着走来的少女绽开一抹笑靥,迎上去揽着她的手臂,亲热地说道:

“我是睡得迷了,一时有些昏沉,索性下地走走,好夕梅,你别恼我。”

夕梅被洛闻倾突如其来的亲热弄得一愣,竟是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那狐疑警惕的眼神看在洛闻倾心里,又是一阵心酸难忍。

是了,自己此时因为孟氏和杜若溪的挑拨,对夕梅逐渐不耐刁难起来,平素多是冷言冷语挑刺找茬,也难怪夕梅看到自己的示好会有如此反应。

前世的她,真真是猪头一个!也怨不得最后会落得众叛亲离的结局。

洛闻倾暗叹一声,由着夕梅为她着袜披衣,心知想要夕梅放下防备之心不能急于求成,反正终归还有时间,徐徐图之就是。

洛闻倾坐在梳妆镜前,由着夕菊为她梳头着妆,她看着镜中的少女,一种恍如隔世的情绪涌上心头。

那少女乌发倾泻,犹如上好的绸缎,泛着光泽。秀丽的黛眉远山含翠,如烟如雾的水眸被纤长的眼睫笼着,氤氲在粼粼含情的眼波中。

挺翘精致的鼻梁高耸,更显得眼窝深邃,原本我见犹怜的眉眼间带上几分飒爽的英气,一张樱桃小嘴丰润饱满,微微翘起的上唇仿佛在等待一个甜蜜羞涩的亲吻,红唇微抿时,唇角边就漾起两个小而深的梨涡,让整张明艳动人的脸庞更添几分甜美惊艳。

这是十几岁时不知世事艰难人心险恶的她,被娇养纵容和谎言包裹着,不辨忠奸、不分善恶的她。

恍惚中有另一张脸与镜中的少女重叠着。

鬓角染上了斑斑白霜,眼眸中无悲无喜犹如死水一潭毫无生气,嘴角因为常年紧抿而导致唇纹深刻,原本倾国倾城的容颜被时间打磨得刻板冰冷,不近人情,那是被内忧外患困扰,被国仇家恨折磨煎熬的她,是被愧疚懊悔纠缠,众叛亲离无所依靠的她。

大梦方觉醒,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

夕梅在一旁侍立,手中端着的托盘上放着一盏刚刚泡好的花茶,她始终观察着洛闻倾的一举一动,对她忽而悲喜交加、忽而满目沧桑的表情暗自心惊。

小姐明明是养在深闺的贵女,哪来如此看透世事的悲凉眼神?而她午后突如其来的示好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洛闻倾失神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瞬,好歹她前世历经人生百态,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即便再世为人,心态却还是前世打磨熬炼之后的坚韧冷凝,很快就察觉到了夕梅的异样。

“果然不愧是母亲亲选出的人物,这般敏锐,只可惜我当年不识真金,害她枉送性命。”

洛闻倾再一次为自己的愚蠢慨叹,却也暗自提醒自己不能忘了自己现在的年龄身份,以后终有一天要把事情对夕梅合盘托出的,但不是现在。

“夕梅,沈嬷嬷可有信息传来,她老人家可好?”

洛闻倾忽然开口,夕梅一愣,原本沉静的面容闪过一丝痛楚,很快又恢复镇定,回答的声音却已冷了几分:

“回小姐话,家母身体尚可,并未曾有书信捎来。”

洛闻倾一阵默然,对夕梅态度的改变并不以忤,反而更添一份愧疚。

夕梅的母亲沈氏,正是洛闻倾的乳母,也是她的教养嬷嬷,这一家子都是洛家的家生子奴才,忠心程度自不必说。

沈嬷嬷精明持重,善于识人知用,被孟氏屡屡在洛闻倾面前挑拨哄骗,竟让洛闻倾觉得她倚老卖老,仗着老仆的身份逾越多事,因而寻了个借口打发到了偏远的别庄上去,也是因这事让夕梅对洛闻倾有了怨怼,只是多年的忠主之心加上沈嬷嬷临行前的百般叮嘱,这才没有一心求去。

如今洛闻倾陡然问起自己的母亲,让夕梅情不自禁就升起了防备之心,不知道小姐又想到了什么,是不是还要为难母亲。

“今儿个是什么日子了?”

洛闻倾又问道。

“回小姐,今儿个是七月二十五,眼瞅着离十月中返回祖宅也不差几月了。”

夕菊伶俐地回答到,她也是个聪慧的,生怕夕梅的情绪会引得小姐发起脾气,小姐本就对她们四人日渐疏远,断不能再因种种小事更生嫌隙了。

洛闻倾一怔,她以为自己在庄子上还要住上两年,却不料还有三个月就要返回祖宅,那么现在她的年龄该是十四岁,此番回祖宅是为了明年的及笄礼做准备了,而那之后,那个人就要正式登门提亲,也是她噩梦的开始。

没想到会那么快!

想到那个毁了她少女所有爱恋纯情,将她一生同屈辱仇恨钉在一起的人,一股滔天的恨意从心头汹涌而来,即便时隔多年再世为人,狰狞的伤口依然难以消弭愈合。

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洛闻倾猛然想到一件更紧急重要的事情。

“夕菊,立刻去叫朔风和飞霜来见我!”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