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灵异 > 入殡师之鬼上身

更新时间:2020-03-19 11:57:07

入殡师之鬼上身

入殡师之鬼上身 寻欢者 著

连载中 苏蕊徐静静

《入殡师之鬼上身》小说主角名为苏蕊徐静静,由寻欢者编写的灵异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男主被男鬼意外附身,男鬼利用男主的身份和男主的前女友苏蕊,女主,女配***,男主知道男鬼的存在后害怕男鬼继续用他的身体和别人***,迫不得已答应了男鬼的要求替男鬼报仇,条件就是男鬼不能随便上他的身,替男鬼报仇后又在男鬼的威胁下,替男鬼收集灵玉,助男鬼轮回。

精彩章节试读:

再次见到苏蕊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我万万没想到,我的第一个客人竟然是苏蕊,我的前女友。

两个月前苏蕊突然和我提了分手,匆匆搬离了我家,拉黑了手机微信所有联系方式,我也已经厌倦了她时不时的情绪爆发,每一次都哄的身心俱疲,果断选择了放手。

那时我就察觉到苏蕊的不对劲,以往每次吵架她也总是搬出离家出走手机拉黑的一套,但这次她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存在过。

“老穆,节哀。”张从鑫拍拍我的肩膀,离开了太平间。

他是我多年的兄弟,见证了我和苏蕊的一切,这一回也是他找到我,让我给他的好友最后化一次妆。

确实,苏蕊爱漂亮,每天都要花大把的时间在打扮上,就是这么爱美的一个人,怎么就喝药***了呢,乌黑乌黑的嘴唇,多难看。

我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每寸肌肤,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身上几处痕迹像是显示有了新欢。

只是,才有了新欢,她怎么就做出了这么极端的举动?

存着疑虑,精心的打扮好苏蕊,所有的一切都是按她的喜好,我收拾了一下工具,走出太平间,在电梯口碰到了苏蕊的父母。

我和苏蕊交往两年,见过她父母几次,一开始她的父母对我还算满意,直到我转做了入殓师,她父母就不再同意我们继续交往。

本想打个招呼,安慰两位老人几句,看到他们不太好的脸色也就算了。

走出医院的时候我拨通了张从鑫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我直接开车到了他家,他似乎猜到了我会去找他问个明白。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张从鑫耸耸肩,可我总觉得他的神色不太自然,十分希望我快点走。

我死盯着张从鑫,淡淡开口,“老张,咱们是多少年的兄弟了,你心里有没有藏着事骗的了吗?说实话,我不相信苏蕊会***。”

我很想搞清楚苏蕊***的原因,这一切都太蹊跷了。

“我只是收到她的短信,按她的意愿,让你送她最后一程。”叹口气,张从鑫递给我一把钥匙。

“这个是苏蕊住处的钥匙,她出事那天我收到的,别的,我真的不知道了。”

我回去后没几天,老张就离开了宝安,听说他被调去了首都,我心里有些不太好受,多年的兄弟离开前都没叫我再聚一聚。

小半个月都忙的脚不沾地,就在我将苏蕊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快递,寄件人是苏蕊。

里面是个U盘,我顺手放在了一边,想着等有空的时候再研究,可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都会收到苏蕊给我寄的U盘。

恰巧今天是我在殡仪馆值班,有个车祸伤亡的遗体过会要运过来拼接遗体,我闲着没事摆弄起了U盘。

里面只有一个文件,但被设置了密码,我试了几个苏蕊平常习惯设置的密码都不对,心里很是烦躁,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要给我寄U盘?难道和她的死有关?她的死是另有隐情?

我正沉思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回过头看到徐静静冲我做了个鬼脸。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儿。”我揉了揉有些发痛的眉心,满脸都是疲惫。

我才上任没多久原来的入殓师就辞职回家了,整个殡仪馆就只剩下我一个入殓师,天天忙到凌晨,精神都开始有些恍惚。

“徐馆说等会有个活儿要拼接遗体,我这不是过来学习来了嘛。”徐静***到我身边,毫不客气的将我挤到一边,鼓捣起我的电脑。

她是馆长的侄女,从小在这馆里玩到大,从我来了以后就一直缠着我,要我带她做入殓师,胆大的不像个姑娘。

我任由她折腾,走到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看着她的背影,她真的是个很特别的女生,跟她待在一起我感到很放松。

走到门口点支烟精神抖擞,我给老张发了条消息,将U盘的事和他说了说,我将我和苏蕊的生日纪念日手机号都试了,实在是想不出密码,看看老张会不会知道什么。

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串数字,我猛然想起我和苏蕊初识时,我送过她一个精致的密码盒。

走到徐静静身后,我缕了缕她挡在我眼前的发丝,抓着她的手操控鼠标,双臂环过她的脖子敲打键盘,一股淡淡的香气钻入我的鼻子。

真是这个密码,我充满了好奇心,点开文件,里面是一段视频,正准备打开,听到守门的王大爷喊我的名字。

是遗体送来了,我只好放下手里的鼠标,先去办正事。

徐静静紧紧跟在我身后,每次我做事时她都待在一边打下手,馆里的人经常打趣她是我的小跟班。

将家属都清了出去,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们,我掀开白布看了看,叹口气,又是个大活儿。

连个完整的四肢都没了,血肉模糊,我穿上无菌服,戴上白手套开始干活,徐静静十分默契的在一旁给我递工具,眼都不眨的看我做事。

我抬头看了眼徐静静,她的眼里也全是红血丝。

“消毒水不多了,我再去拿一瓶。”徐静静边说边脱下手套。

也不知道徐静静走了多久,我的注意力都放在死者身上,才缝完一只胳膊,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一片黑暗。

“静静,你别闹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徐静静搞的鬼,只有她才会玩这种把戏。

但回应我的只有无边的寂静,我皱起眉头,都过去好一会了,自己在办正事,徐静静不会那么没有分寸。

我又喊了两声,听到门外死者的家属在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安抚了他们两句,摘下手套,摸索着找灯的开关,不会是灯丝爆了吧。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