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现情 > 贺总的太阳小妻

更新时间:2019-12-11 17:04:34

贺总的太阳小妻

贺总的太阳小妻 凌沐 著

连载中 顾槿妍贺南齐

《贺总的太阳小妻》男女主角为顾槿妍贺南齐,是凌沐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坊间传闻盛世集团继承人独宠一人。某天记者采访道:“贺总,请问你喜欢顾小姐什么?”某人想了很长时间后回答:“喜欢她……善解人衣。”记者又问:“那遇到两人意见不合时您作何处理?”某人这次回答的很干脆:“意见不合……就睡服!”一场沙漠偶遇,铸就了一段难解的缘分,从此,撩汉的路上她越走越远,被撩的路上他越陷越深…隐忍男神VS小妖精的故事,爆发之后的爱念一发而不可收拾……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阵阵阴风从窗前呼啸而过,如同鬼魅的呜咽。
顾槿妍趴在自家别墅桌前,手里抓着一个布小人,一边用针扎着,一边嘴里碎碎念:“扎死你,扎死你,扎死你……”
正扎得带劲,桌边的手机响了,她拿眼角一瞟,是好友秦九茴。
“顾槿妍,不好啦!薛川死啦!”
有一瞬间的怔愣,她望向手中握着的小人,身上贴的小纸片儿,可不就写着薛川的名字。
啪一声,她像丢了烫手山芋,把小人给抛了出去。
“你说啥?”
“我说薛川死啦!你的未婚夫薛川死啦!!”
她两腿一软,人就如散了架的骨头,瘫倒在地上。
“喂?顾槿妍?你没事吧!”
“喂……”
“喂……”
什么也听不到了,耳边只回荡着一个声音,薛川死了……
木讷了许久,才想起从地上爬起来,捡起刚才被抛掉的小人,拿在手里仔仔细细观察。
这样就把薛川给咒死了?她又不是专业修炼巫蛊二十年,未免也太邪乎了!
“秦九茴,你消息可靠吗?怎么就死了?”
“当然可靠了,据说是跟一女的夜游香江湖,泛舟时情难自抑,翻舟淹死的……”
尼玛,这是有多激烈,才会翻到湖里去?
虽说死得活该,可顾槿妍心里还是那个发虚啊。
她想,她要不扎个小人,搞不好薛川就不是翻下湖,而是飞上天了……
毕竟死得也不光彩,薛家人草草就将丧事给了结了。
头七这天晚上,顾槿妍抱着一摞纸,来到薛川家附近。
她一边烧着纸儿,一边愧疚的念叨:“对不起啊薛川,我不过就是闹着玩儿,没想到你却真的没了,这纯属巧合、巧合……你说你也是的,哪里风流快活不好,你跑去搞湖震……”
一摞纸烧完,她起身揉揉蹲的发麻的腿,正准备驱车回家,蓦地瞧见不远处薛家大门走出来一个人,定睛一瞧,般若波罗蜜!居然是……薛川!!
啊——
顾槿妍猛一惊醒,看到眼前一片黄沙,才恍然自己又做梦了。
真特么烦燥,薛川意外身亡,自己充其量也就是歪打正着,却反反复复被梦魇缠身。
自从那夜她声称看到薛川后,她便被所有人当成了疯子。
父母更是逼着她出来旅行散心,不然她才不会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撒哈拉沙漠。
嘴巴有些渴,她看到前方有一个加油站社区,便将车子开了过去。
“给我一瓶沙棘汁。”
顾槿妍掏钱时,没有注意到社区商店内两名黑人交换的眼神。
她拿着沙棘汁到车里喝,才喝了几口,眼皮忽尔就撑不住,一阵困意来袭,她用力甩了甩头,奇了怪了,不是刚刚才睡过么……
沙漠气候炎热,时至傍晚,社区附近空无一人,两道猥琐的身影慢慢向车子靠近。
一阵轻佻的口哨声传进耳边,顾槿妍猛的抬起头。
只见刚才社区商店里的两名黑人拉开了她的车门。
黑人看她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焰一般,他们兴奋的大笑,用英语呐喊:“这是上帝送来的礼物!”
顾槿妍脑袋嗡一声,就意识到在这赤地千里的地方,自己要完蛋了……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想束手就擒。
她推开另一扇车门,拨腿逃跑。
奈何垂死的挣扎不过是以卵击石,黑人将她扑倒在沙漠上,用腿和手臂压住她的四肢,他们像打量尤物一样,在她身上放肆的扫荡。
咔嚓一声,他们撕烂了她的衣服。
顾槿妍屈辱不堪,她负隅顽抗,却如蚍蜉撼树。
身体慢慢升腾起一股莫名炽热,周身的肌肤像被灼烧了一般。
一辆吉普车风驰电掣从沙漠上穿过,忽尔又兵贵神速地倒退回来。
从车里下来一名男人,步伐矫健的走到黑人身后,声音沉稳地说:“放开她。”
两名粗犷的黑人回头一看,原来是一名亚洲男人,顿时无畏的笑了。
他们仗着自己体型高大,向亚洲男人逼近,哪知还未靠近——砰,砰,一个腾空旋踢腿,两人被踢出去半丈远。
顾槿妍平躺在沙漠上,头顶蓝天上的落日刺的她睁不开眼,她只能在模糊的视野里,看到两个黑人被揍成黑熊。
黑人最终落荒而逃,她又看到一抹英挺的身影再向她慢慢靠近。
身体像被万千只蚂蚁啃蚀,男人将她搀扶坐起。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沙漠上的沙子在余晖的迤逦下,散发出旖旎的光芒。
一张英俊的脸,近在咫尺,却又像远在天边。
顾槿妍慢慢的抬起手,抚向了那张若近似远的脸庞。
她的手在男人的脸上肆意游走,到达唇边时,仔细的描绘他刚毅的唇线。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男人的身体,蓦然僵住。
她向他靠近,就在唇即将吻合时,男人将她撂倒在沙漠上。
转身,从车里拿出几瓶纯净水,一瓶一瓶浇灌在她脸上。
“你……”
顾槿妍在最后残存的意识中昏厥了过去。
黄昏,沙漠,寸丝不挂的女人。
这犹如一副法国画家安格尔的精美作品。
顾槿妍肤白貌美大长腿,本就是出了名的美人胚子。
此刻躺在细软的黄沙之上,徒增了沙漠压抑的性感。
夕阳将她完美的笼罩,她的通体泛着***的色泽。
贺南齐平静的凝视着,点了根烟抽上。
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块阴暗面。
都有不想为人所知的秘密。
就比如他,从不正眼看女人,却在这一刻,对一个女人,滋生了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
顾槿妍醒来时,天空已是暮色沉沉。
她用最快的时间,把自己先前的遭遇理了一遍。
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她踉跄着爬起来,对上一双如暗夜星空般深邃黑亮的目光。
“你用水浇我?”
“不浇你能醒?”
男人似乎就在等她醒来,见她醒来后,转身就要走。
“站住,占了我的便宜就想走?这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
男人回过头:“我可没碰你。”
“都这样了还说没碰我!”
她指着自己身上穿着的他的衣服,还有他光祼的上身。
“家伙是我的,有没有碰你,我不知道?”
顾槿妍没想到这爷们说话这么糙,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
“好,就算你没碰我,但你也看了我,你看了我你就得负责!”
“怎么负责?”
她想了想,斩钉截铁道:“我的车被那两个混蛋开走了,你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鹦鹉看书

回复贺总的太阳小妻或者回复书号186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