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武侠 > 江湖游侠儿

更新时间:2019-12-06 16:23:40

江湖游侠儿

江湖游侠儿 谷奕 著

连载中 铁君成易三儿 神医小说 军婚小说 网王小说 男扮女装小说

火爆新书《江湖游侠儿》是来自作者谷奕最新创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铁君成易三儿,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侠以武乱禁,儒以文乱法。市井之间多以游侠充斥其间,以义气当头,本不事生产,搞乱朝廷法度。坏江湖之侠义风气。宰相大人治理市井游侠,用江湖人解决江湖事,颁布游侠令。一时间江湖风云突变。大程书院一书生也出来搅风搅雨,做的事情让人啼笑皆非,给这个本来残酷的武林带来一丝不同。

精彩章节试读:

阳春三月下扬州,喜庆的春节之后,百姓们又都开始了年复一年的劳作,为了生计继续奔波,似乎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今年的二月注定不会太过平静。

洛阳城内,某个非著名铁匠,打造出了一把剑,一把绝世好剑。这个铁匠既非出名门,也不是名匠之后。但就是这个平平淡淡,毫无来历的人,偏偏能打造出一把绝世好剑。

年初,昆仑山的二师兄和少林武僧的比武是一场对于武林来讲,是个不大不小的新闻。

很多江湖人士和非江湖人士都去看了比武。知道二人在少林寺的渡江湖心打了个天翻地覆,本来激战正酣,湖心湖水汹涌,鱼虾遭殃。在湖边垂钓的迦叶院院祝看湖中生灵遭难,于心不忍,一甩鱼竿,将二人一齐抽出了湖心。飞身上前,每人屁股上都来了顿竹笋炒肉。并大骂武僧没有禅心,与佛无缘,直接关到藏经阁面壁三个月。

这场声势浩大的比武,最终以这种哭笑不得的结局收尾,众江湖人士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怒了。但是碍于比武两人在江湖上的名声,都没有说什么,倒是各个江湖上的老人物都被迦叶院祝这个老和尚的手笔弄得哈哈大笑。

那昆仑二师兄本就是武林近年风头正劲的人物。一身武学已然上成,但是一直在昆仑潜心练武,从未涉身于江湖纷争,自知昆仑派于武林是一庞然大物,不免有些心高气傲。这不,第一次下山红尘历练,就跟少林的蛮和尚打起来了。初入江湖的昆仑二师兄,不知谦虚为何物,跟武僧比武,一根乌木棍扫来,手里的剑都不出鞘就横过去格挡,结果那蛮和尚手上力道十足直接把剑鞘给打烂了。

剑是好剑也是名剑,是昆仑长老的亲佩剑,白云剑。但剑鞘只是木头削的,粗粗燥燥,卖相难看,二师兄早就想换了,一场大战过后,见剑鞘已烂,正好寻个正当理由换个剑鞘。便在洛阳城里找了个铁匠铺,准备让铁匠给打造了一把好看威武的剑鞘。

“铁匠,照着这把剑,给做一把气派威武的剑鞘。这剑可是昆仑长老的佩剑,削铁如泥。你能见到这把剑,而且能给它做把鞘,这辈子也值了。”二师兄把白云剑伸到铁匠面前,言语中透露出骄傲以及趾高气扬。

铁匠看看了这把白云剑,反身趴到柜子里,撅着屁股寻摸了几下,抽出一把黝黑的剑鞘扔到二师兄的面前。

“承惠十两”铁匠很随意的说到。转身又去敲敲打打一把已经快要成型的剑胚。

二师兄在这闷热嘈杂的铺子里本来心情就有些烦躁,又见这粗鄙铁匠如此无礼,随手拿出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破烂,黑乎乎的。脸色顿时拉下来了。冷声说到“你这井底之蛙,知道这把剑的来历吗?这可是昆仑绝巅釆下来的黑精铁,由名匠欧越夫亲手打造的。削铁如泥,一剑把你脑袋斩下来都不粘血。你竟然敢这么敷衍我!”

“削铁如泥?你已经说过一次了。”铁匠直起身来看着手中的剑胚,通红的剑身还没有淬火,“欧越夫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你要的是气派威武的剑鞘,这个是最合适的了。”

何冲又低头看向那剑鞘,只见剑鞘通体黝黑,鞘身上还有云朵的浮雕,不仔细摸的话,感觉不到雕刻的痕迹。握在手中,不轻不重,手感极好,在这闷热的炉房内,竟从剑鞘上传来一丝丝凉意。手上使劲捏了一把,剑鞘并没有丝毫的变形。手掌里传来的感觉是一种坚愈寒冰的感觉,竟是很满意这把剑鞘。

何冲心中怒火去掉一半。从怀中摸出十两银子扔到桌子上。却不料砸到桌上铁块掉到了地上。何冲看也不看,转身就走。

“站住!”铁匠回头看见银子掉在地上,朗声叫道。自己仍然有条不紊的把手中的通红剑胚伸入身旁的清水之中,准备给剑淬火。

何冲听铁匠叫他,转过身来,此时剑已入鞘。“怎么,钱已经给你了。还要干什么?”

铁匠慢条斯理的给剑淬火。说道:“我说的是十量金子,你这点不够。?”

何冲一听此言,顿时怒火中烧。噌的一声,白云剑出,指向铁匠脑门。“你说十两金子?谁给你的胆子,竟如此坐地起价。一把狗屁剑鞘竟敢开价十金!你真当我是外地来的就好欺负是吗?”

“我是一个铁匠,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看你是个剑客,应该会懂一个好的剑鞘对于一个剑客意味着什么!”铁匠说道。同时将手里的剑胚进行最后的处理加工。

“剑鞘而已,还能那意味着什么”何冲问,他一直在山上练剑修行,确实没有听说过关于剑鞘还有什么说法,所以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铁匠举起手中的剑身,还微微冒着热气,细细的打量着。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满脸的不在乎。

“你耍我!”何冲一脸怒气,瞬间感觉自己被这个小铁匠耍了。手中白云剑直接架到了铁匠脖子上。

铁匠瞥了一下剑客,同时用毛巾把剑身的前段裹上,紧紧握住,手指黝黑但却有力。

“我确实不知道剑鞘对于剑客来讲有什么,但是我知道一把剑对于剑客的意义。尤其是一把好剑,一把无坚不摧的剑!”铁匠话语间,透漏出无比的自信。

何冲对于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铁匠说的话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铁匠凝视着手里的铁剑,瞥着剑刃与自己脖子之间的距离,觉得自己应该能从剑刃底下闪过去,铁匠握着手中的剑突然身子往后仰了过去。何冲五感何其敏锐,何况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铁匠。闪电般再次出手制住了铁匠,剑尖在他面前三寸的地方晃来晃去。

铁匠逃跑未遂,而且瞬间就被制服了,尴尬的蹲在地上,任凭剑刃抵在自己的脸前晃悠,脸上僵硬的嘿嘿笑着。

“你想要干什么?”何冲对于铁匠的突然动作很是惊讶和疑惑。

“废话,你拿一把破剑架着我的脖子,我他娘的害怕!”铁匠对着剑客大声喊道。丝毫没有一点该有“害怕”的反应。

铁匠突然间一声咆哮,高昂的声波刺激着剑客的耳膜,剑客被突如其来的这一下子吓了一机灵。

但是,年轻的剑客对于铁匠“破剑”这个字眼很反感,以至于反感到动了杀心。何冲从小就喜欢这把剑,或者说是敬畏。这次下山师傅把剑交给他,他感到很惊讶同时也很高兴。所以剑鞘坏掉了,就马上要换一个更漂亮霸气的剑鞘,他喜欢这把剑就像喜欢他自己一样,所以他更不允许别人对他的剑有所不敬。

剑客本来还算和善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剑刃缓缓向下抵在铁匠的脖子上,慢慢的向前刺。铁匠感觉到脖子上有一层细小的疙瘩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他毕竟不是傻子,知道何冲是真的起了杀念。

“大侠冷静,要不然咱们好好聊聊关于这把白云剑的来历。”铁匠感觉只有把话题转到白云剑上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我感觉我用专业的眼光给你讲一下,会有助于你更加深刻的理解这把剑的剑意。”铁匠对于自己的恬不知耻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他正在试图用他的“打铁之道”影响剑客的“剑道”。

剑客被这个憨货一打岔,杀气也就消去了一些,深邃的眸子中波光流转,似乎在想些什么。

“你倒是说说白云剑的来历,你可要说清楚一些,要不然的话,我怕会控制不住自己把你变成矮子!”何冲威胁的说道,何冲这几句是在说书的那里听来的,感觉武林上的好汉就应该这么说话才有气势。他感觉自己这几句威胁言语很到位,很吓人,他自己很满意。

“啊?,白云剑的来历,这还用我说吗?你不知道啊?”铁匠下意识的问了一嘴。

“让你说,你就说,费什么话!”剑客不耐烦的说道,其实何冲自己并不知道这白云剑的来历,只知道是从雪山之巅寻到的铁块。因为在山上的时候就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些事情,他需要做的事情只是练剑。所以他想要知道这些。

“说起这白云剑的来历,首先必须要说的是这把剑的本体。一块由九天之外的天空意外落到了昆仑雪山之巅的陨铁。据说是从太阳上落下来的,因为掉下来的时候是一个火球!火球掉到雪山上冷掉之后才发现是一块铁。”铁匠一边说一边露出神往的神色,似乎看见了当时巨大的火球从天空呼啸而过掉落到万年冰冻的雪山之巅上的场面,一块价值非凡的铁,无论属于谁,还是要打造什么,但是要让自己锻造,那就是机遇难得的事情了。这是每一个有心向名匠之路的铁匠的梦想。

剑客看着铁匠将要陷入到无穷的幻想之中,面露不悦之色,抬手就在铁匠面前舞了个剑花

“唰!”

铁匠被这一道凌厉的剑光吓了一跳,又返回了现实,急忙看了看身上有没有缺胳膊少腿什么的。浑身检查一遍发现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顿时长舒一口气。被剑客瞪了一眼,就赶紧转回话题本身。

“话说,这个大火球本就是温度极高,而且不断地燃烧,属于极热属性,但是意外落入雪山之巅,受万年极冰所冻,又从极热属性,变到极寒属性。火球坠落的画面被当时正在雪山练气的昆仑长老看见,仗着艺高人胆大,就奔着陨铁之处去了。”

“纵是熟悉雪山,而且武功高强,也是耗时一月才在雪山之巅寻到,然后花了重金请了名匠欧越夫亲手打造。欧越夫也是见猎心喜就答应了,大老远的跑去雷州找了一处火山口,用那里边常年不熄的炽热炼狱岩浆锻造这块天外陨铁。成型之后又用从雪山取来的极冰淬火,这剑在最开始的极热变为极寒,又在极热之处接受锻造,成型之后又经历了一遍极寒的洗礼。在这极寒极热的环境里来来去去。造就了这把剑的独一无二。”

“至于在这世上不会再有另一把剑能够在独特上与它媲美。在回昆仑的路上发现雷州恶盗雷霸天一伙,贼胆包天竟然绑架了素有贤名的雷州知府,年轻气盛的长老一口气端了整个山头,找到知府时,被碗口粗的百炼玄铁锁链绑着,运足内力,一剑斩开了锁链,剑刃一点儿没卷。由此一战成名,白云剑也因为无坚不摧而被江湖人所熟知。”一口气说了那么多,铁匠嗓子也有点发涩,吞了一口口水。

“这就是白云剑的来历?”

“这就是白云剑的来历!”铁匠答到。

何冲竖起白云剑在自己的面前,仔仔细细的重新审视着这把剑,他没想到这剑竟然还有这么曲折的来历。想到当初自己师傅手握宝剑畅意恩仇的画面,不由得有些心潮澎湃。

铁匠看着剑客盯着自己的剑入神,不由自主的又要开始冒“傻气”

“这剑经历过极热极寒,这是好处同时也是坏处。”铁匠毫不顾忌的说道。

剑客凝视着铁匠说,“什么缺点”

“铁本身受过极端锻炼之后就会变得缺少韧劲,尤其在经历过两个极端的环境之后,就会更加明显的缺少韧劲,所以就会容易断。这些年一直没有断都是因为自身材料逆天,万一遇上比它更结实的,两相碰撞,那就必断无疑了。”

铁匠自顾自得说道,丝毫没有看到旁边的剑客脸色又开始发生变化,

“当初那个昆仑长老也真的是不够淡定,一看是好材料就去找什么欧越夫,什么一代名匠,也不过如此,要是交给我来做,绝对比现在好多了。”

剑客看着满嘴放炮的铁匠,说:“那就试试,谁做的剑更好了!”

铁匠言语之中透出对于师傅的不敬,彻底激起了剑客的杀意。缓缓的举起手里的剑,向前挥去。铁匠闻声之后,看见白光闪来,吓得肝胆具裂,下意识的举起一直握在手里的刚淬完火的黑乎乎的无柄剑挡上去。

一黑一白两道闪光相会。

“嘭!”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章 无敌的小铁匠
  • 第二章 烟雨楼
  • 第三章 路遇劫匪
  • 第四章 脾气古怪的大黑马
  • 第五章 恼羞成怒的劫匪
  • 第六章 半路杀出一个牛老三
  • 第七章 天罡五行阵
  • 第八章 纠纷源头
  • 第九章 杨无敌
  • 第十章 有女木小七
  • 第十一章 大程书院
  • 第十二章 师徒夜话
  • 第十三章 书院失窃事件
  • 第十四章 魅影迷踪
  • 第十五章 风云渐起
  • 第十六章 少年白茶
  • 第十七章 云顶毛峰
  • 第十八章 发疯的和尚
  • 第十九章 酒肉穿肠过

猜你喜欢

  1. 神医小说
  2. 军婚小说
  3. 网王小说
  4. 男扮女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