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古言 > 侯门春信

更新时间:2024-06-11 16:01:44

侯门春信

侯门春信 心若言 著

连载中 陆祈年曲清如

小说角色名是陆祈年曲清如的书名叫《侯门春信》,是作者心若言创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前世姐姐嫁了假世子,我嫁了真状元,因为嫉妒她害死了我。谁料我们俩双双重生回到嫁人前,这一次姐姐抢先选择,还哄着我嫁给假世子。那我就顺了这个傻瓜姐姐的意,美美享受新生活喽。

精彩章节试读:

“不好了,姑爷今日竟然妻妾同娶!”

丫鬟紫苏冲进婚房,气得簌簌落泪。

屋子里一室红彤彤的喜庆,曲清如穿一身华丽的新娘服饰坐在床榻边,顾盼间如姣花照水。

今日她和陆祈年大婚,眼看月悬中天都不见新郎的身影,便让紫苏出去打听,不曾想是这个原因。

“要点脸面的人家,断不会如此行事!姑娘,这陆府欺人太甚了!”紫苏红着眼,低声痛骂。

曲清如冷笑道:“叫他过来。若不来,就去松鹤堂请陆夫人。就说怕姑爷吃醉了酒磕着碰着,我们不熟悉府里情形,劳烦她去前院找找。”

松鹤堂是陆父陆母的院子。

“好嘞!”紫苏痛快地点下头,转身往外跑。

曲清如则卸下新娘头冠扔到一边,叫人上了一桌饭菜边吃边等。

一炷香后,陆祈年姗姗来迟。

她也吃饱了。

陆祈年扫一眼桌上的残羹剩饭,嗤笑一声:“江家规矩,不过尔尔。”

他坐到对面的紫檀木杌凳上,一双狭长的瑞凤眼微微挑着,脸颊被酒气氤氲出三分酡红,微微勾扬的嘴角端的是风流不羁。

曲清如眼皮都没抬,直接呛了回去:“和贵府相比,小巫见大巫。”

陆祈年怔了怔。

他本想来个下马威直接镇住江家女,没想到她居然敢顶嘴。

他不禁收起轻慢之心,正眼打量过去。

只见她雪肤花貌,一双眼璀璨如星,红唇轻轻抿着,似嗔非嗔。跳动的烛光在她脸上泛出旖旎的光泽,看起来分外勾人。

他心头微颤。

江家女儿竟有如此好颜色,只可惜是个不知廉耻的。

这时,曲清如也掀起眼皮朝他看去。

一身大红喜袍略为不整,身量颀长,面如冠玉,神态据傲。

嘁,人模狗样。

俩人先后从对方脸上瞥开视线。

陆祈年顾自倒了一杯酒,是那盏还没来得及喝的合卺酒:“江绾,你是怎么嫁进来的,你我心知肚明。正妻之位已经给了你,日后给爷安分点!”

江绾?

曲清如懵了片刻,意识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江绾是她的孪生姐姐。

几天前,江绾找到她要求换嫁时,她就猜到江绾也重生了。

她俩是孪生姊妹,不过她一出生就被当成祸害扔进了乱葬岗,江绾则在江家娇养长大。

前世江绾风风光光地嫁进武国公陆府,给陆祈年做世子夫人,而曲清如嫁给了穷秀才顾辞寒。

不料陆祈年是个假世子,成亲后对江绾磋磨又冷淡。

而顾辞寒却连中三元成了京城新秀,还被认回陆府做新世子。

原来他才是陆府的真嫡子,而陆祈年是私生子。

后来江绾试图顶替她的身份,还失手捂死了她。不过曲清如咽气前也为自己报了仇,一簪子戳破江绾的脖颈,血流如注……

陆祈年喝完酒,将酒盏“嘭”的一声磕在桌上。

曲清如回神,纳闷道:“你倒是说说看,我是怎么嫁进来的?”

陆祈年露出鄙夷之色:“那日赏花宴,若不是你在我酒水里做手脚,我怎会……”

他不屑再说下去。

曲清如恍然大悟,原来他也是个受害者。

曲清如不是个不讲理的,语气不免柔缓了几分:“今晚望你给我些体面,毕竟是大婚之夜,你该宿在这里的,日后井水不犯……”

陆祈年想到那日的事正来气,忍不住冷嗤:“你也配提体面?”

曲清如咽下后话,静默地看过去。

视线相撞。

清澈的瞳仁乌沉沉的,藏着叫人不容小觑的力量,莫名荡平了陆祈年的怒意。

眼前的“江绾”似乎和那日不同,他那日虽然恼羞成怒不曾好好看过这张脸,但他记得江绾和别家娇小姐没什么两样,都是娇羞无趣的,举手投足间刻意守着规矩。

眼下的她不一样了。

这才是她的本性?

曲清如见他冷静下来了,才又开口:“你可是没人教?正妻给你脸时,你最好接着。”

陆祈年这盆烂菜,她不会吃。

但正室的尊严,绝对不能被践踏了去。

今晚大婚,陆祈年必须宿在这里,否则陆府的下人都不会把她当回事。

陆祈年从小养尊处优,多是被阿谀奉承,哪见识过这般厉害的,愣愣盯着她,一时乖顺得像只刚出生的小狗崽。

须臾,他又觉得没面子,忙翻了个白眼:“好大的口气!这就是你们江家的教养?”

“我的好教养,你倒也不配看。”曲清如习惯性地呛了回去。

陆祈年登时炸了毛。

曲清如眼看有剑拔弩张之势,又以退为进道:“是你羞辱在先,你若不满,我们当下就和离吧。”

陆祈年难以置信地瞪过去。

她凭什么和离?

当初是她处心积虑地想嫁进来,如今刚成亲就和离?

闹着玩呢?

不过想想又求之不得:“世家贵胄向来没有和离妇,既然你提了,我过段时日可以给你一纸休书。”

他斜着眼开始思索曲清如的七出之过,兴冲冲地思忖着怎么把他的心头肉扶正做妻。

曲清如却不慌不忙地摇摇头:“可以和离,断不能休弃。你要不同意,还是一起去松鹤堂请公爹婆母主持公道吧。”

她毫不犹豫地起身朝门口走去。

每走一步,她都在静候陆祈年的反应。

谁胜谁负,端看谁先沉不住气了。

陆祈年怒不可遏地瞪着她的背影,眸光逐渐慌乱。

眼看她真要开门,他咬牙切齿道:“大婚之日和离,江家能容你?”

门“吱”地一声响了。

到底是陆祈年先沉不住气,咬牙切齿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妻妾同娶已经是他自作主张了,万一再闹一出大的,他只怕父亲母亲会受不住撅过去。他纵使是个纨绔,却也是个孝顺的,不能干气死父母这种混事儿。

曲清如微微勾了下唇角。

她赢了。

她背对着陆祈年,微微挑了下眉头,不急不徐地把门合上。

她的阿娘在江绾手里,和离是不可能和离的。

接下来提个比“和离”次之的条件,陆祈年应该不会再拒绝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侯门春信或者回复书号10014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