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现情 > 独家收藏

更新时间:2024-06-11 15:38:13

独家收藏

独家收藏 顾延骁 著

连载中 沈冉顾延骁

《独家收藏》主人公叫沈冉顾延骁,是作者顾延骁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正在阳光书城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对于男色,沈冉只想浅尝即止。但顾延骁,向来才是规则的制定者。她要跑要闹,随她去,他有的是办法让她自愿回来。只是,顾延骁也没想走心,折腾几次很快腻烦了。两个人终于离婚。......不久之后,圈子里盛传顾延骁藏了个女人,小心翼翼哄着,生怕人家不要他。众人半信半疑,“哪个国色天香,竟然勾住了顾大总裁的心?”顾延骁斜斜刁根烟,眼神却无限沉溺。“猜!”明星贵女,燕瘦环肥,一个一个名字不断蹦出来。一根烟烧尽,男人终觉不耐。“都猜的些什么玩意,这世上,还有比我老婆更美的女人?”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已浓。

顾延骁目不斜视进入主卧衣帽间拿东西。

“离婚吧。”

沈冉语气淡淡,与她那张明艳的脸大相径庭却又毫不违和。

“我已经预约了一个月后办手续。”

静静合上衣柜的门,男人眼梢处浸一丝冷笑。

他知道她刚刚被娘家人踢出家族产业,这会提离婚,无非想得到点什么。

“可以。”

言简意赅,准备返回楼下套间。

身后的声音又响起来,“有个条件。”

顾延骁停住,淡漠的脸难得一见的饶有兴致。

就想看看她到底胃口有多大。

“说吧,要什么?”

空气静谧了十几秒。

很快失去耐心。

“想好了找律师谈。”

抬步就想走。

沈冉咬了咬牙喊住他。

“睡一觉。”

夏夜有月,风拂起纱帘。

顾延骁却如同听到惊雷。

“什么?”

第一次对自己的听觉产生怀疑,转头,直视坐在床上的女人。

沈冉挺了挺身体,迎上他的目光。

“就一个条件,一起睡一觉。”

藕色真丝小吊带,坐在壁灯的光影处,像从水彩画里走出来的人儿。

这是在故意勾引他。

心思慎密的人眯了眯眼。

商业联姻。

三年里,两个人各忙各,相熟程度,可能跟办公楼保洁大姐不相上下。

今天如果不是新来的阿姨把衣物放错房间,他根本不会进来。

现在看,倒不像阿姨放错的。

深沉的眸光折射着寒意,几分玩味,几分嘲弄,剩下的,全是冷冷的审视。

暖光灯房间,瞬时弥漫着一股萧瑟侵略的气息。

整个金融商圈,人人敬畏他。

而沈冉对他的了解,大多来自财经资讯。婚后前两年,他在华尔街资本市场翻云覆雨,尔后回国,仅用了一年时间,成功推进顾氏集团分拆上市。

生意场上,如果见了肯定绕道跑。

但此刻,沈冉只想达到目的。

挑衅地扬起下巴。

“不敢?”

样子嚣张极了。

顾延骁薄唇严肃地抿着,凌厉的眉眼间却挂起一丝风流轻佻意味,上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俯下身,看清她那双璀璨的媚眼里,强硬和不确定交叠。

勾唇冷笑。

这一笑,惹得沈冉心头几分窘迫。

脸红之前抬手打落他的手。

视线在他身上掠一圈。

“不会真的不行?”

她也笑。

然后抬起头和他对峙。

眼神剧烈交锋。

片刻之后,一咬牙,手探向他的腰带。

手指未来得及触碰,手腕被捏住。

那手纤瘦,触感细腻。顾延骁觉得,只要自己稍稍用力,就可以把它折断。

“放开。”

沈冉觉得痛,身体也扭着挣扎起来。

顾延骁看着她,戏虐的眸光黑沉黑沉如寒冬深夜的海。

就是不松手。

沈冉挣脱不掉,恼羞成怒。

床上的身体撑起来,继续挑衅。

“你就是不行!”

男人终于放开她,然后一手扯掉领带,一手解开衬衣纽扣......

只是,到了最后那个时刻,沈冉却露怯了。

身体下意识往后缩,浓密弯翘的睫毛扑通着。

“我怕......”

顾延骁一瞬不瞬盯着身下的人,凉薄的唇角勾着,似是不信。

沈冉看他那个样子,满脸通红腹诽:25岁大美女没睡过男人很稀奇?

可能是错觉,沈冉觉得,虽然他说话很欠,倒是很温柔。

只是到了后半夜,她后悔了。

这男人,平日里一副禁欲凉薄的做派,折腾起人来却没玩没了。

“你走吧,好吗?”

“不是要睡一觉?”

“已经好几觉了。”拿脚踢他,“快走。”

男人把那无力的小腿擒住,拉向自己。

“谁睡一觉不是一整宿。”

顾延骁开始不信的,后来信了,但却变得无法克制。

以至于第二天,一向自律的沈冉,晕睡到十点才醒来。

简单洗漱,收拾衣物,拉着行李箱下楼。

破天荒的,这个点,顾延骁竟然在家。

定定地看着那人——五官完美,线条优越;再往下,宽肩窄腰,硕腿修长。

只可惜,天生一张冷漠脸。

印象中,他只对余媛媛笑的温柔。

沈冉抿了抿唇,收回视线,目中无人地拉一个诺大的行李箱往外走。

“去哪?”

男人第一次关心她的行踪,声音仍然不着一丝温度。

沈冉回:“不关你事。”

闻言,顾延骁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眸看向她的眼神沉敛冷峻。

“还没离呢。”

沈冉转头。

“怎么,就睡了一觉,还管上了?”

话音刚落,厨房门口“砰”一声——玻璃制品破碎的刺耳声响。

沈冉循着声音望过去,看到了他那个楚楚可怜的“童养媳”——余媛媛。

心头暗潮翻滚,抬脚继续自己的步伐。

“沈冉!”

顾延骁又喊一声,声音愠怒,带点警告意味。

人也站起来。

但,娇滴滴的尖叫声出现。

“啊,好痛......”

保姆喊:“哎呀,余小姐,不用你自己捡......天啊,这么大一个口子!”

余媛媛:“好痛!”

压抑的哽咽声惹人怜惜。

“怎么办?我后天还有钢琴比赛。延骁哥......”

沈冉:......

她感受到,身后压过来的气流突然就定住了。

眼角余光处,顾延骁的脚步一偏,走向蹲在地上的余媛媛。

沈冉收回最后一丝犹豫,毅然离开。

顾延骁帮余媛媛简单处理伤口,送她回顾宅,顺便陪顾老太用午膳。

顾老太八十有二,着一身枣红色旗袍,白发银丝,眼神沉静中透一丝洞见一切的锋芒。

“你和沈家那丫头,近来怎样?”

顾延骁脸色平静无波。

“老样子,各忙各。”

“我可听说,她那两个喜欢搞内讧的哥哥姐姐,卸了她的职夺了她的股权。她没跟你说什么?”

顾延骁微垂着眼睑,拿餐巾擦了擦嘴角。

“没有。”

顾老太收回视线。

“也好。沈青山去世了,顾家和沈家的交情也难以为继。两家合作的那些产业,我们迟早要全部拿过来。到那时,顾家和沈家,就彻底站在对立面了。”

锋利眸光看向顾延骁。

“明白奶奶的意思?”

顾延骁沉稳迎上那注视。

“奶奶,我有分寸。”

刚好余媛媛进来,喊了一句奶奶,含情眼波看向男人。

“延骁哥。”

顾老太视线在两人身上走一圈。

难得地露出慈爱笑容。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