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现情 > 谷滢鸿蒙小说名字

更新时间:2024-01-17 10:02:26

谷滢鸿蒙小说名字

谷滢鸿蒙小说名字 谷滢 著

连载中 鸿蒙谷滢

谷滢鸿蒙小说名字男女主角为鸿蒙谷滢,是作者谷滢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短篇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这时,蛋糕殿内的电视声传来。“据相关人士透露,鸿蒙是最有希望接任沈氏集团的人。”“鸿蒙可是华尔街精英,他已经取得MBA硕士学位,据透露,明天他就要回到沈家。”谷滢抬眸看着电视里鸿蒙的照片。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她欲走的身影,鸿蒙突然开口:“伯母!”林母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他。看着鸿蒙欲言又止的神色,她想到了什么,开口发问:“那天梦梦来找你,你究竟和她说了什么?”鸿蒙语噎,那一天的场景浮现在脑海里,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微小的声音在安静的书房里却格外震耳。鸿蒙闻言,眼眸忽然间睁大,他不可置信的想要夺过手机。林母却紧握不放,她声音沙哑的厉害,不敢相信的再次问:“你刚刚说梦梦……怎么了?!”话筒里的声音停顿了一会:“林夫人节哀,关于林小姐的遗嘱,我还有一些事需要与您沟通,方便的话一个小时后我去林家别墅找您。”“好……”林母木讷的应声,整个人身体发僵,双眸悲凉一片。而一旁的鸿蒙将一切都听在耳中,却觉得不可思议也不敢相信。谷滢死了?她欺骗自己二十年,那样精明的人,怎么可能死了呢?沈家书房的气氛陷入了沉寂。许久林母才从谷滢的死讯中缓过神来,撑着桌子站起身。看着她欲走的身影,鸿蒙突然开口:“伯母!”林母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他。看着鸿蒙欲言又止的神色,她想到了什么,开口发问:“那天梦梦来找你,你究竟和她说了什么?”鸿蒙语噎,那一天的场景浮现在脑海里,他什么都说不出来。而他的沉默已经给了林母答案。想到谷滢对鸿蒙的深情,林母只觉得心口更加的痛,也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现在谷滢死了,说什么都晚了。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哪怕让她恨自己,她也不会任由女儿喜欢鸿蒙!可惜没有早知道!想到这儿,林母眼眶一热,泪意如何都压不住。她脚步匆匆,径直离开沈家。鸿蒙看着她的背影,在原地站了很久,终究还是跟了上去。他不信,谷滢真的会死,这一定又是她耍的诡计,她还想骗他!林家。等待的时间度日如年。手机上的时间刚好划过一个小时,门被敲响。“林夫人,我是负责您女儿谷滢小姐遗嘱的律师。”律师一身西装。而他身旁而他身侧站着一个身影。林母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律师一旁的人,总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之感。黑亮垂直利落短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含着锐利的眸子。林母却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唇:“是你?晓晓的儿子?”而一直守在林家外的鸿蒙打量着那人,也终于想起了他的身份。陆氏继承人,陆家董事长唯一的亲孙子,陆温书。不过陆温书之前去了国外,他什么时候回国的?他怎么会过来?陆温书只是浅浅一笑:“伯母,还是以后再寒暄,先让律师先说吧。”林母点了点头,将人请进来,几人在沙发上落座。林母看着坐在对面的律师,张唇想要问什么,可眼眶却先红了。穿着一丝不苟的西服的律师从一旁的公文包离拿出来一份文件,将其中一张纸递给了林母。而林母看着那上面谷滢熟悉的字迹,整个人无力的下滑,险些摔落在地。多亏一旁陆温书将人扶住。林母无力的靠着沙发,握着那纸的手不断发颤。律师轻叹一口气:“这是谷滢小姐的遗书,您看一下。”

陆温书轻咳一声,神情复杂一片,良久才开口:“梦梦已经死了!你还要让她不得安息吗?!”鸿蒙却执拗的怒声道:“不可能!她不会死的!她既然装疯卖傻骗了我二十年,怎么可能轻易寻死!”陆温书神情复杂的看着几乎崩溃的鸿蒙,良久才开口:“梦梦装疯卖傻只是为了整个家好,我看唯一让她犯傻的人只有你!如果不是你,她又怎么会死?”...

鸿蒙的一颗心霎时像是被利刃穿过,顿时鲜血淋漓。他交叠的手紧紧攥着拳头:“你凭什么说她过世了?”律师闻言皱了皱眉,沉声开口:“请不要怀疑我,我是受了谷滢女士所托。”林母看清了遗嘱的内容之后,眼眶顿时红了,溢满了泪水:“梦梦,你好傻。”律师见鸿蒙不再开口以后才清了清嗓子,说道:“谷滢女士自己的股份全权交给林夫人,这是股权转让书,麻烦林夫人您在这上面签字。”林母满目的悲凉,她紧攥着沙发,良久才问出口:“只有这个吗?”律师思考了良久才开口:“对,只有这些。”律师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他将一张薄薄的纸张拿了出来,然后放在了茶几上:“这是谷滢的火化证明和死亡证明。”一旁的鸿蒙愣在了原地,他们的声音全然听不见了,他紧紧攥着那两份纸。看着那上面谷滢温和的笑容,和那上面她的名字,心口一痛。他猛然间紧攥着陆温书胸口的衣领,质问道:“是不是你捣的鬼?”陆温书只是猛地推开了鸿蒙,后者踉跄了几步,陆温书轻轻整理了衣领,沉声开口:“沈先生,没有证据的事情还是慎言!”律师从鸿蒙的手中拿过了那两份证明书,良久松了一口气:“林夫人,还请节哀。”说完他提着公文包欲走,却被鸿蒙拦住了去路,律师疑惑的抬头,却对上了一对寒凉刺骨的眸子。他眉眼闪过一丝怒意,他冷声开口:“你凭什么断定,谷滢死了?!”顷刻之间,他紧紧攥着律师的衣领,林母惊叫出声。一旁沉默着的陆温书终于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他一米九的个子站在客厅里,比之鸿蒙都高了一些。陆温书轻咳一声,神情复杂一片,良久才开口:“梦梦已经死了!你还要让她不得安息吗?!”鸿蒙却执拗的怒声道:“不可能!她不会死的!她既然装疯卖傻骗了我二十年,怎么可能轻易寻死!”陆温书神情复杂的看着几乎崩溃的鸿蒙,良久才开口:“梦梦装疯卖傻只是为了整个家好,我看唯一让她犯傻的人只有你!如果不是你,她又怎么会死?”林母的脸上哀恸,她嘶吼道:“别吵了!别说了……”她还无法从失去爱女的悲痛中走了出来,却要眼见着谷滢死后还不得安生。林母怒斥道:“鸿蒙,你们沈家就是这样教养你的吗?”说完林母的身形忽然向后栽倒,顷刻间便不省人事。鸿蒙和陆温书连忙手忙脚乱将林母送去了医院。病房里。鸿蒙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林母,一颗心沉入了海底,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谷滢已经死去的消息。鸿蒙和陆温书目光交汇,一刹那一股较量在两人之间拉开了序幕。陆温书过了很久,才深吸了一口气:“沈先生,梦梦死了我也很难受,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她了。”

萧山墓地。鸿蒙远远地看着林母和陆温书走了进去,两人的神色悲痛不已。鸿蒙连忙跟上了他们的脚步,他这些日子一直去林家别墅,想要找到谷滢没有死的蛛丝马迹,可他面对着的,是林家紧闭着的大门和佣人的冷嘲热讽。陆温书只是沉声开口道:“今天一大早,梦梦就已经下葬了。”...

过了七天。3月23日,阴天。今天是谷滢下葬的日子。鸿蒙早早就起来了,平素的谷滢早就粘着自己了,可七天过去了,她却一直都没有来找自己。他刚刚又梦见了谷滢了。梦里的她,一如过去的那些年一般,粘着自己。可奇怪的是,梦中的他不再是过去的他,或者说,他不再对谷滢冷眼相对。鸿蒙恍恍惚惚地想,若之前他对她的态度不那么冷若冰霜,会不会一切都会不一样?他浑浑噩噩的起床,直到穿戴完毕以后这才驱车直奔萧山墓地。萧山墓地。鸿蒙远远地看着林母和陆温书走了进去,两人的神色悲痛不已。鸿蒙连忙跟上了他们的脚步,他这些日子一直去林家别墅,想要找到谷滢没有死的蛛丝马迹,可他面对着的,是林家紧闭着的大门和佣人的冷嘲热讽。陆温书只是沉声开口道:“今天一大早,梦梦就已经下葬了。”林母手里捧着一束菊花,闻言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没关系,谢谢你为了梦梦还奔走。”在一旁的陆温书掩盖住眼底汹涌的情绪。林母看着谷滢的墓碑上的笑颜,轻声一叹:“梦梦,我和温书过来看你来了。”陆温书全程搀扶着林母,后者只是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逝者已矣,我都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了。”林母却忽略了陆温书眼底复杂的神色,他只是沉默的看着有些苍老的林母,深吸了一口气。林母抬眼踌躇了一会,才张了张唇:“我之前去问了鸿蒙,他不肯接受林氏的股份……”林母看着神色未变的陆温书,过了很久才看着谷滢的照片说出口:“你伯父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林氏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伯母记得你在国外读的管理学,温书,你帮帮梦梦,帮帮林氏好不好?”陆温书却只是抬眼看着照片上笑颜如花的谷滢,喉头滚了滚:“好。”鸿蒙缓缓走了过去,林母却在看见他的一刹那,迅速别过了脸。陆温书看着鸿蒙手中的捧花,扯了扯唇角,想要上前接过了花束,却被鸿蒙径直躲过:“让开,我来看一看谷滢。”林母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颤抖着手指着眼前的男人。陆温书收回了空下来的手,小声劝说道:“伯母,沈先生既然想来看看梦梦,就随他去吧。”林母最终还是不情愿的走了临走的时候拍了拍陆温书的背:“温书,我代替林氏谢谢你。”陆温书只是垂着头颅轻轻笑了,良久他看着谷滢的笑容,情绪久久都不能平静。陆温书回眸的时候只是淡淡看了一眼鸿蒙,然后转过头去,再也不发一言。却不料,鸿蒙猛然间拽住他的衣领:“是你做的对不对?谷滢那样一个骗子,怎么可能轻易去死呢?!”陆温书的脸上浮现着悲痛的神情,他将衣领抽了出来,冷声开口:“你做出这副模样是想给谁看?!梦梦活着的时候,你不曾珍惜,现在她长眠于地下了,你还不肯放过她吗?”

他垂眸凝视着沉睡着的谷滢,他指骨分明的手握住了她瘦弱的手,触手的冰凉让他莫名心惊。他不禁想起那天在蛋糕店的她,他抱着她匆忙从蛋糕店赶出来,她那时候浑身都是血,身子冷得像一块冰。那时候的他,险些觉得自己就快要永远失去谷滢了。...

鸿蒙浑身的力气都恍若被抽走,他踉跄了几步,无力地跪坐在地上,看着墓碑上谷滢的照片,苦涩的笑容蔓延在他的唇角。他的笑声越来越大,在空旷的墓地里回荡着。陆温书深吸了一口气:“你若是想要看看她,沈先生请自便。”说完便不管墓地上的鸿蒙,转身就走。鸿蒙独自一人看着墓碑上她的照片,放声大笑:“谷滢,你是在惩罚我,对吗?”可回答他的,只剩下墓地回荡着的冷风,那冷风吹散了他的体温,将他紧紧包围,在这一刹那,他如坠冰窖。他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另一边。陆温书将林母送回了林家之后,他仰头看着熟悉的别墅,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驱车径直朝着A市而去。A市第一医院。陆温书看着昏迷不醒的谷滢,连日来的昏迷让她的身子肉眼可见的消瘦下去。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枕头上,瘦下来的脸颊再也不似从前那般,显露出极为好看的骨相。谷滢浓密的长睫毛轻轻颤动,陆温书垂眸看去,一颗心猛地提起,他看着她手腕上深可见骨的刀痕,心疼不已。他去国外也不过三年的事情,回国的时候却得知了林氏已经出事了,甚至还知道谷滢已经两天都没有回家的事情,无奈之下他只好发动了自己的人脉,终于找到了她开的蛋糕店。却撞见了倒在了血泊里的谷滢……陆温书那些日子,听着秘书告诉自己的那些事情,知道了她装傻充楞数二十年,他的眉间闪过浓郁的心疼。他看着昏睡不醒的谷滢,回眸看着一旁的医生,沉声开口:“她怎么还没有醒?”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战战兢兢的摸了一把额头的汗珠:“陆少,病人毫无求生意识……”陆温书的眉目闪过一丝不耐,他挥了挥手,医生迅速闪身出了病房。他垂眸凝视着沉睡着的谷滢,他指骨分明的手握住了她瘦弱的手,触手的冰凉让他莫名心惊。他不禁想起那天在蛋糕店的她,他抱着她匆忙从蛋糕店赶出来,她那时候浑身都是血,身子冷得像一块冰。那时候的他,险些觉得自己就快要永远失去谷滢了。陆温书的眉目闪烁着点点微光,他将脸埋在病床上,喃声开口:“谷滢,你振作一点……”可这时他握着的手的指骨微微动了一下,他不可置信的抬头,然后眼底闪过一丝希冀,他张了张唇:“谷滢,你就不想知道林董吗?你不想知道你妈妈么?”躺在病床上的谷滢手指骨微微动了动,一旁的陆温书差点喜极而泣,他垂眸紧紧握着她的手。谷滢悠悠转醒,钻入鼻尖的刺鼻味道让她微微皱眉。好吵……陆温书凑到了她的跟前,终于松了一口气道:“你终于醒了。”谷滢好不容易适应了刺眼的光芒,她看着眼前的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张了张有些干涩的唇:“陆温书,是你啊,我不是已经死了么?”

谷滢微微一愣,然后才将手伸了出来,她垂眸被包裹着厚厚一层纱布的手腕,想起那天生命流逝时的痛,良久才呼出一口浊气:“如果我的死,能够让他们都幸福,就足够了。”陆温书所有的责备的话语,却在看见她灰败一片的眼眸之后,有些心疼的轻轻伸出手揽过她的肩膀。...

谷滢在陆温书的搀扶下,才缓缓起身。她躺在病床上,整个人浑身都没有了力气。她仰头看着眼前的陆温书,这个人她认得,是自己母亲闺蜜的儿子。从她很小的时候开始,母亲总是不遗余力的和自己说,以后是要嫁给他的,可直到自己喜欢上鸿蒙以后,这件事也没有再提过。后来他出国了三年,其实他们也很久都没有见过了。陆温书沉默了良久才开口:“你被我救回来了。”他和医生耳语了几句之后,强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担忧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医生说你手腕的刀痕深可见骨?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爱你的人伤心。”谷滢微微一愣,然后才将手伸了出来,她垂眸被包裹着厚厚一层纱布的手腕,想起那天生命流逝时的痛,良久才呼出一口浊气:“如果我的死,能够让他们都幸福,就足够了。”陆温书所有的责备的话语,却在看见她灰败一片的眼眸之后,有些心疼的轻轻伸出手揽过她的肩膀。他想起自己调查来的,只觉得她的一腔深情全被鸿蒙辜负了。谷滢像是想到了什么,焦急的问道:“那林氏怎么样了?”她想起之前鸿蒙所说,只有自己死了以后,他才会放过林氏。陆温书喉间微酸,沉声开口:“鸿蒙以为你已经死了,他没有动林氏。”谷滢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她忙问道:“那我爸妈呢?”陆温书张了张唇,告诉她一切:“他们都以为你死了,你留下的那封遗嘱我也让律师交给了伯母,现在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你可以过你想要的生活了。”谷滢喉间酸涩一片,她的爸妈,如何能接受自己死了的消息……她眉眼里全是担心:“那我爸妈……”陆温书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伯母已经把你死了的事情对伯父瞒了下来,只是告诉伯父你出国散心了,说你从过去走出来就会回家。你昏迷已经半个月了,伯母也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谷滢沉默的点了点头,她看着窗外少见的阳光,苦涩一笑。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至少她‘死了’以后,父母不会因为自己而悲伤。陆温书深吸了一口气:“鸿蒙将林氏的股权还给了伯父,现在伯母拜托我代为处理林氏的事情。”谷滢愣了下,不明白鸿蒙为什么会把已经到手的林氏还回来。她沉默了很久,开口问:“那鸿蒙呢……”听到鸿蒙的名字从谷滢口中说出来,陆温书心里闪过抹酸涩,可看着谷滢苍白的脸色,还是张了张唇:“他错过了成为沈家掌权人的机会,不过还是沈家的继承人,不过以他的能力过不了多久也能把沈家握在手里。”他不得不承认,鸿蒙是个有能力的人。可想到自己调查出来的那些事,只觉得谷滢的一片痴心错付。他想起那天秘书和自己的电话。那天他垂眸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几乎毫不犹豫的接过了电话:“喂?让你查的事情查出来了吗?”电话那头的秘书压低了嗓音:“少爷,查清楚了,当初是沈氏的推动,才让林氏的资金链断裂……”陆温书回过神,看着谷滢,苦涩的笑容蔓延在唇角。鸿蒙那样对她,那样对林氏,谷滢却仍然喜欢他。而听闻这些的谷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怎么会这样?鸿蒙不是一直都想要成为沈家的掌权人么?他谋划了那么久,甚至对林氏动手,怎么现在就轻易的收手了?也许是想了太多,谷滢只觉得眼前有些晕眩,胃里也泛着恶心。一直注视着她的陆温书察觉到她的异样,慌张的按响床头铃,边关切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好久,谷滢才缓过来:“我没事。”见她的脸色虽然苍白,却没有刚才那么痛苦。陆温书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在陆温书的注视下给谷滢做着一系列的检查。确定她只是刚醒过来又说了太多话才产生的不适,陆温书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地。送医生和护士出去之后,陆温书坐在病床旁。他看着谷滢露出被子外的胳膊,轻轻的将其放回被子。可动作间,却看见她手腕上包裹的厚厚的纱布。想都自己在蛋糕店时见到的场面,陆温书心一疼。“你之后想做什么?不如别回去留在A市继续开蛋糕店吧,那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闻言,谷滢诧异的看向陆温书:“你还记得?”陆温书笑了笑,傻子,有关你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忘?可这话他没有说出口,只是问:“老师,你还记得你曾经教过我做拉花吗?”

陆温书微微一愣,收回有些僵硬的手,掩盖住翻腾的情绪,过了很久他沉声问医生:“她的身体,怎么样了?”医生沉思了一会才缓缓开口:“她还需要住院观察一阵子。”陆温书挥了挥手,医生很快便出了病房。...

谷滢看着眉目似有星空一样的陆温书,飞速的垂下了眼帘,她不确信的抬眸,却看见偏过了头的陆温书。陆温书的脸上却全无一丝一毫的开玩笑,他看着谷滢的眼中神色复杂。她看着他不容置喙的态度,无奈只得任由着医生给自己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她环顾了这间病房,良久才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用这样好的病房的。”病房里所有的设施几乎都有,如果不是她如今躺在一张病床上,她几乎认为自己是来度假的。陆温书看着脸色苍白的谷滢,眉眼闪过心疼,他伸出手轻轻揽过她的肩膀:“没有关系,只要你能好起来。”谷滢微愣了几秒,忙挣脱开陆温书的怀抱。陆温书微微一愣,收回有些僵硬的手,掩盖住翻腾的情绪,过了很久他沉声问医生:“她的身体,怎么样了?”医生沉思了一会才缓缓开口:“她还需要住院观察一阵子。”陆温书挥了挥手,医生很快便出了病房。剩下的两个人双目对视了一阵子,陆温书过了许久,才打破了僵局:“今天的事,是我唐突了。”谷滢垂下了眼帘,陆温书的喉头滚了滚,眼底氤氲着浓烈的情愫,深不见底。她躺在病床上,侧过身子闷声开口:“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突兀的铃声在病房里响起。谷滢却顺着那道电话铃声开了口:“你如果有事就早点回去吧。”陆温书的眉眼闪烁着看不懂的光芒,他抿了抿薄唇,看着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开了口:“是伯母。”谷滢愣了下,看着手机掩在被子里的手默默收紧。陆温书看着她这副模样,接起电话往外走去:“伯母,我……”他的声音逐渐远去,可谷滢却还是清楚的听到林母的声音。那一瞬,她眼眶唰就红了。可她还是生生将泪忍了回去,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风从敞开的窗吹进来,带动着窗帘。许久,陆温书从外面回来。他看着盯着自己的谷滢,解释道“伯母让我现在就去林氏一趟,公司积压了很多事情。”谷滢了然的点了点头,轻声开口:“那你先去,林家的事麻烦你了。”她的眼中满含着感激,深深看了一眼陆温书。终究还是自己没有用,即使不需要再装傻,却也不能再回去为爸妈分忧,还要麻烦陆温书帮自己做这一切……而陆温书看着谷滢又出神不知想着什么的眼,安慰说:“别多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好起来!你的蛋糕店已经装潢好,就等着你这个老板了!”闻言,谷滢点了点头。目送着陆温书离去,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不知为何,她脑中忽然想起了另一个人。鸿蒙,现在他在做什么呢?没有了自己的纠缠,他应该很开心吧……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