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恐怖 > 颅针求子

更新时间:2023-12-08 11:17:57

颅针求子

颅针求子 佚名 著

连载中 安安

精选热书《颅针求子》由著名作者佚名所编写的恐怖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安安,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在我老家有个「颅针求子」的偏方。用泡过酒的针扎入女孩的脑袋。女孩叫得越大声,越惨,来投胎的女孩就越害怕,下一胎生儿子的可能性就越大。

精彩章节试读:

得知我妹去世的消息时,我妈正在吃饭。

她眼皮都没抬一下,把一块肥肉填进嘴里,咬得滋滋响,半晌才「哦】了一声。

等到傍晚,她想起猪还没喂,提着一捆猪草就去了猪圈。

[死女子,死也不选一个好地方死!」

「安安快过来收拾。]我妈扯着喉咙吼我。

我连忙跑了出去。

空气中的恶臭让我忍不住反胃。

我妹半个脑袋插在猪食槽里,手里还抓着一些猪食,看起来像正要往嘴里送,可

惜她的嘴被缝住了。

前几天李姨看她可怜给了她一个红薯,我妈很讨厌李姨,当着李姨的面把红薯踩

了个稀巴烂。

我妈骂骂咧咧地打扫猪圈,觉得不解气又踢了我妹几脚,拿了个草席把我妹卷了

叫我扔到山上去。

「我不敢。」我缩了缩脖子,低声说了句。

我妈立刻扬起了手想打我,停了几秒又放下了,柔声劝我,「你妹又不重,你扔

到囡囡山上,回来之后妈给你吃糖。]

那糖我见过,装在玻璃罐里用彩纸包着,很漂亮。

我爸有时候晚上会背着我妈,去我妹房里呆一会,第二天我妹手里就会攥几颗那

种糖。

我不想要那糖。

我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也没动。

我妈气得又要打我。

我爸这时从外面回来了,看了眼草席啥都没说,招呼我跟他一起去扔我妹。

我趁我爸不注意把自己过年的衣服给我妹换上了。

我妹一直喜欢学我,我穿红她也要穿,我穿蓝她没有,于是她便走几十里山路去

摘蓝草,把衣服染蓝,回家后换来一顿毒打。

这件衣服她想要很久了,也算了了她的心愿。

约莫一个月后,我妈怀孕了。

她美滋滋地摸着自己的肚子。

我妈的肚子尖尖的,肚脐眼往外鼓,肚皮上那条线很黑。

连村口算命的陈瞎子都说是男孩。

每天都有很多人向我妈请教生子的秘方,我妈卖着关子迟迟不肯说。

直到有人提了半扇猪肉,她才磕着瓜子幽幽开口道,「针扎前胎女,下胎必生

男。这可是高人告诉我的。」

[这针也是有讲究的,最好用雄黄酒泡它三天三夜。」

[扎的时候可别心软,要使劲儿,赔钱货叫得越大声,赔钱货就越不敢来投胎。

下一胎可不就是儿子了。」

我爸也高兴得把过年的酒都搬了出来,他一喝多就开始说胡话,说自己家以前是

王公贵族,要不是皇帝被砍头了,现在保不准是个王爷,哪会当劳什子的庄稼

汉。

我妈心情好,拉着我的手问她肚子里的是不是弟弟。

在这种事上我妈很看重我的看法。

我刚出生时,李姨说我命格很好,会旺身边的人,想出钱买我,我妈当然不同

意,把她骂走了。

但她心里还是有点相信李姨的的,对我不像对我妹那样随意打骂。

后来我爸上山不小心掉进猎户的陷阱,那坑足足有三米,要不是我偶然经过,我

爸肯定就没命了。再后来遇上旱灾,全村人都没啥收成,只有我们家收成最好。

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

我爸我奶笃定了我就是福星。

我点了点头,我妈满意地往我手上塞了个红薯。

我看着手里的红薯就想到了我妹,鼻子酸酸的。

她死前都在喊饿。

我妹生前已经够苦了,我不想她在下面还在受罪。

晚上等我爸妈都睡下了,我偷跑到村口去给我妹烧纸钱,又把藏在衣服里的白米

饭放在路边,插上三炷香,敲着碗边叫她来吃饭、拿钱。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