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阅文学网 > 古言 > 俏医娘子擒夫记

更新时间:2019-02-16 19:02:33

俏医娘子擒夫记

俏医娘子擒夫记 碧海朝生 著

连载中 墨辰紫苏 婚姻爱情小说 纯爱小说 幽默搞笑小说 召唤小说 相术小说

精彩小说《俏医娘子擒夫记》是来自碧海朝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男女主角是墨辰紫苏,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村中人人厌弃的酒鬼,总是衣着邋遢不修边幅,却无人知道她医术超绝深藏不露。他是捡来的失忆少年,身中剧毒,容颜丑陋,却得到冷心冷情的她的全部呵护与爱恋。当他觉得他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之时,才发现她只是透过他痴恋着另一个人。当一个疯癫酒鬼遇上痴情替身,这条情路能否走到最后?

精彩章节试读:

凤栖王朝丰月女帝二十三年,凤凰城墨府。

墨家家主生了怪病,遍访天下名医皆无人能治。束手无策之际,墨氏夫郎知晓夜郎谷谷主医术无双,于是前去夜郎谷求医。

在墨家夫郎的请求之下,谷主答应前去医治。

谷主果然医术超绝,家主在他救治下,有了好转。

春光明媚,梨花漫天飞舞,仿佛下了一场华丽的雨。墨府亭台水榭之间,忽然传出了一曲幽幽的乐声。

乐声引来了墨辰,他循声来到后花园的梨花树下,看见那里立着一白衣少女,她随风扬起的衣袂宛如漫天飘舞的梨花。

一曲终了,她抬头转向一侧:“看够了吗?”

树下之人不过十来岁,脸上带了几分笑意,五官像那满树梨花,清丽无双。

被那曲子收走了魂儿般,痴痴凝望的墨辰没想到她忽然转过脸来,偷窥被抓了个正着,他整张脸都通红了起来。

爹亲常常教育他男儿家要矜持,可如今他却盯着一个女子看了这么久!

“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他羞赫不已,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解释,却忽然发现她望着自己的双眸空洞无光。

墨辰心中一怔,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丽雅雪容上的神情没有半丝变化——原来她眼睛不能视物。

“……你看不见么?”他好奇之下问出口后,才觉失礼,慌忙无措地道歉,“对不起……”

少女没有介意他的失礼,微微一笑:“无碍。”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见她虽然话少,可态度安静平和,于是他大着胆子又问了一句。

“随我师父而来,给墨家主治病。”

他这才知道原来她是那位谷主的徒弟,听府里的下人们说,谷主是个年轻的男子,医术无双,娘的病很快就能好了。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声温润柔和的嗓音,动听宛如碎玉。

“苏儿。”

少女安静的眉目瞬间染上了明媚笑意,转身面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平和清淡的语气融了暖意与活泼。

“师父!”

墨辰望去,见前面长廊下立着一白衣男子,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幅清雅绝伦的画卷。

一直听下人们说,来给娘治病的谷主容颜绝世,但亲眼见了才感觉到那份惊艳与震撼。

皎皎如天上明月,满树的梨花都不及他一分脱俗清艳。

他走过来,精致容颜上带着温柔的微笑:“走吧,该回去了。”

娘病好了之后,亲自前往夜郎谷道谢,他花了好大唇舌才说动了娘同意带他一起去。

可惜他们到了那里,谷主的二徒弟告诉他们,师父带着师姐外出去了,归期不定。

自此牵挂在他心间缠绕不息。

后家中遭逢巨变,在血腥火光中,濒死的他想起了梨花树下吹曲的白衣少女,心中不知何时已经化为深沉爱恋的牵挂化成了眼泪绝望流淌而出。

他多想能够再见见她……

十多年后。

凤栖王朝是一个女子为尊的世界,千年来一直如此。

初春的天气开始转暖,刚下过一场雨,山上大片大片竹子被雨水洗涤过后,翠绿醉人。薄薄雾霭在山峦起伏回环间随风聚散流动,将满山的翠竹装点得缥缈神秘。

清晨,村中的酒坊刚刚开门,便有了来客。

未散去的雾霭中晃悠悠走来一道纤长的人影,来人轻车熟路走进酒坊,将手中酒壶往桌上一扔,打着呵欠歪坐在椅子上,面色苍白困顿。

初春天气寒凉,她拢了拢身上皱巴巴的衣裳,抬手揉着隐隐发痛的太阳穴,声音沙哑慵懒。

“老规矩。”

年轻的酒坊老板李青华端着醋溜白菜和花生米及酒坛上来,一一摆在女子面前的桌上。

看两人之间的互动,便知这女子定是酒坊里的常客。

女子拍开封坛,直接举起酒坛子仰头灌酒,半坛子酒灌下,苍白的面容染上几分云霞,她意犹未尽地打了个饱嗝,啧啧赞叹。

“好酒!”

说话中咕咚咕咚没几下,整坛酒就喝得差不多了。

李青华跟着坐下:“哎紫苏,前两天的事情,你有没有听说了?”

紫苏又打开了另一个酒坛的封盖,将酒倒入碗中一饮而尽,才抬目看向一脸神秘兮兮的李青华。

“前两天在大青城外的大青山上,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斗,据说是各大门派追击围剿幽冥宫的人,正派人士死伤惨烈啊!”

自从幽冥宫宫主暴毙之后,幽冥宫成了一盘散沙,十几年来被武林正派人士剿灭围杀,已几近销声匿迹。

可近些年来,幽冥宫却重新崛起了,宫主不知何许人也,传说是妖魔转世,残忍嗜血。

没有人见过幽冥宫主,在江湖上活动的都是他的三个手下,人称幽冥三煞。

幽冥三煞在江湖里活动几年,却已经有不少门派遭受了灭门之灾。

这三人武功奇高,江湖上鲜有敌手,何况每次都是三人联手,因此更加没人是他们的对手。

两年前武林盟主卓寒凤死在他们手中,她的女儿卓玉珩接替盟主之位后,召集武林同伴围剿这三人。

“哎你有没有听我说啊?”

见她只顾着喝酒,李青华抬手敲了敲桌面。紫苏成天脑子里只有酒,她哪里会去理会这些事情。

紫苏胡乱点点头,随意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门帘掀开,一个少年抱着几坛酒出来摆放在柜台上,听见她们俩的对话,便插话进来。

“我姐她最好奇这种事情,昨天去大青城赶集,在茶馆里听人议论,半天都舍不得走。”

原本没形象地趴在桌上喝酒的紫苏蓦然坐直了身子,仰头闻了闻,然后眼睛盯着少年拿出来的几坛酒。

“新酿的竹叶青!青竹你是不是在酒里加了桂花?”

紫苏说话的时候,人已经掠到了柜台前,双手飞快地抱起一坛酒拍开封泥深深嗅了一口。

“我没说让你喝呢!”

李青竹见状忙伸手去抢回酒坛,她一个闪身避开,靠在门柱上举起酒坛仰头灌下。

清冽酒水带着桂花幽香滑入喉咙,她迷离的眼中闪出了兴奋与贪婪。

“你这酒是卖的,岂有不让顾客喝的道理?”紫苏眼睛半睁半闭,大着舌头说道,“真是香啊!你酿的酒又有进步了。”

李青竹哼了一声,嘴角却忍不住轻轻扬起,低下眉目嗔怒:“你先把之前欠的酒钱还了再说。”

结果半天不见回应,抬头却见她忘我地抱着酒坛子喝得正欢,哪里还能听见旁人在说些什么?

两姐弟对视了一眼,俱都无奈叹气,早知道了紫苏有了酒就什么也顾不上的性子,他们也见怪不怪。

早间太阳渐渐升起,村中很多人早都已经上山下田干活去了。

酒坊里的客人来来去去间,转眼就到了饷午。

而紫苏却还坐在酒坊角落里,醉倒趴在桌子上,手里还握着没喝完的酒碗。

太阳偏西,干活的村民在炊烟薄暮中陆续归家,连下河捕鱼的船夫都抛锚停船回家了。

紫苏仰躺在凳子上,在村间小孩子嘻嘻哈哈赶着黄牛回家的吵闹声中睁开了眼睛,见外面暮色笼罩,才知道一天已经过去了。

她摇摇晃晃起身,捞起桌上的酒壶,晃了晃见是满的,摸遍了全身掏出几块碎银子扔在桌上,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她步伐虚浮摇晃,行走在苍茫暮色里,仿佛飘荡在人世间的游魂。拎着破旧的酒壶一边走一边喝,忽然不知是谁在路边横了一根竹竿,将她绊倒在地。

紫苏已经醉得迷迷糊糊,摔倒在地后半天都爬不起来。

使坏的村童见她这副狼狈模样,俱都拍掌嬉笑,将她团团围住。

“村里有个女酒鬼,女酒鬼。邋里邋遢爱喝酒,爱喝酒。人见人躲没人爱,没人爱。浑浑噩噩混日子,混日子。”

在村童起哄的童谣中,紫苏吃力的从地上挣扎爬起来,听到她们的话浑身微微一僵,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忽然就笑出了声来。

“人见人躲没人爱……哈哈!唱得好。”

她边笑边直起身,笑声嘶哑急促,脸上的神情似醉似狂。

眼角的泪水滚滚而落,可脸上大大的笑容却让人觉得她比那些嘲笑她的孩童还要高兴。

村里出来寻孩子回家的村民见他们居然围着紫苏闹个不停,都慌忙跑过去将自家孩子拉出来,满脸的警戒。

而紫苏却兀自仰天大笑,喝着酒摇摇晃晃往前走去。

“人见人躲没人爱……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啊……哈哈!”

紫苏沙哑的笑声仿佛磨过砂砾一般刺耳难听,笑得恣意放纵,传扬在苍茫暮色里,却显得及其悲凉。

直到紫苏远去,村民才教训自家孩子:“都警告你多少次了,不要靠近这个疯疯癫癫的酒鬼……”

而往后这首童谣在村子里流传了开来,就算没看见紫苏,也会有村童唱着。

“村里有个女酒鬼,女酒鬼。邋里邋遢爱喝酒,爱喝酒。人见人躲没人爱,没人爱。浑浑噩噩混日子,混日子……”

李青华听见的时候,还用这童谣来嘲笑了紫苏一番。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纯爱小说
  3. 幽默搞笑小说
  4. 召唤小说
  5. 相术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俏医娘子擒夫记或者回复书号232 阅读全文

×